卡夫卡名言

the meaning of life is that it stops.

生命之所以有意义是因为它会停止。

心脏是一座有两间卧室的房子,一间住着痛苦,另一间住着欢乐,人不能笑得太响。否则笑声会吵醒隔壁房间的痛苦。

你活着的时候应付不了生活,就应该用一只手挡开点儿笼罩着你的命运的绝望,同时,用另一只手记下你在废墟中看到的一切。

目的虽有,却无路可循;我们称之为路的,无非是踌躇。

《误入世界》

努力想得到什么东西,其实只要沉着镇静、实事求是,就可以轻易地、神不知鬼不觉地达到目的。而如果过于使劲,闹得太凶,太幼稚,太没有经验,就哭啊,抓啊,拉啊,像一个小孩扯桌布,结果却是一无所获,只不过把桌上的好东西都扯到地上,永远也得不到了

《城堡》

光勤劳是不够的,蚂蚁也非常勤劳。你在勤劳些什么呢?有两种过错是基本的,其他一切过错都由此而生:急躁和懒惰。

我们唯一能够逃避的就是逃避本身。

书必须是用来凿破人们心中冰封海洋的一把斧子。

人的主罪有二,其余皆由此而来:急躁和懒散。由于急躁,他们被逐出了天堂;由于懒散,他们再也回不去。

在巴尔扎克的手杖柄上写着:我在粉碎一切障碍。在我的手杖柄上写着:一切障碍都在粉碎我。共同的是:一切。

真正的对手会灌输给你大量的勇气

什么是爱?这其实很简单。凡是提高、充实、丰富我们生活的东西就是爱。通向一切高度和深度的东西就是爱。

人要生活,就一定要有信仰。信仰什么?相信一切事和一切时刻的合理的内在联系,相信生活作为整体将永远继续下去,相信最近的东西和最远的东西。

《午夜的沉默》

我们生活在一个恶的时代。现在没有一样东西是名符其实的,比如现在,人的根早已从土地里拔了出去,人们却在谈论故乡。

人只因承担责任才是自由的。这是生活的真谛。

一个笼子在寻找一只鸟。

卡夫卡:尽管人群拥挤,每个人都是沉默的,孤独的。对世界和自己的评价不能正确地交错吻合。我们不是生活在被毁坏的世界里,而是生活在错乱的世界里。我们就像被遗弃的孩子,迷失在森林。当你站在我面前,看着我时,你知道我心里的悲伤吗?你知道你自己心里的悲伤吗?

一个人有自由的意志,这表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他是自由的,因为他想要这个生命;现在他当然无法走回头路了,因为他已经不是当初想要这个生命时的那个人了,他所能做的只是继续执行他现在生活在其中的当初的意志。 第二,他是自由的,这体现在他能够选择这一生命的行走方式和道路。 第三,他是自由的,这体现在,他还将成为从前的那一个人,怀有这么个意志:在任何情况下都要走完这一生,通过这个方式最终回归自己,而这是通过一条虽然可以选择,但又是那么迷宫般的道路实现的,走在这条道路上,这个生命的任何角落都将被他踏遍。

《误入世界》

你的意志是自由的。这就是说:当它想要穿越沙漠时,它是自由的,因为它可以选择穿越的道路,所以它是自由的,由于它可以选择走路的方式,所以它是自由的。可是它也是不自由的,因为你必须穿越这片沙漠,不自由,因为无论哪条路,由于其谜般的特点,必然令你触及这片沙漠的每一寸土地。

《误入世界》

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背负的铁栅栏后面

精神只有不再作为支撑物的时候,它才会自由。

战争中你流尽鲜血,和平中你寸步难行。

笔不是作家的工具,而是他的器官。

我必须孤独。我所做出的成绩,无一不是孤独的成果。我憎恨一切与文学无关的东西。

没有一处安静的地方可供我们谈情说爱,因此我希望有一座坟墓,又深又窄,在那里我们紧紧地搂抱着,难解难分,我的脸藏在你的怀里,你的脸藏在我的怀里,没有人再会看到我们。

《城堡》

历史是由每一个毫不足道的瞬间的错误和英雄业绩构成的。

此生的快乐不是生命本身的,而是我们向更高生活境界上升前的恐惧:此生的痛苦不是生命本身的,而是那种恐惧引起我们的自我折磨。

我触及什么,什么就破碎。

服丧之年已经过去,

鸟儿翅膀耷拉下垂。

月亮裸露在清冷的夜里,

杏和橄榄树早已透熟。

岁月的善举。

《我触及什么,什么就破碎》

真正的道路在一条绳索上,它不是绷紧在高处,而是贴近地面。它与其说是供人行走的,毋宁说是用来绊人的。

艺术向来都是要投入整个身心的事情,因此,艺术归根结底都是悲剧性的。

一只手挡开笼罩着命运的绝望,同时,另一只手记下在废墟中看到的一切。

你可以避开这世界的苦难,你完全有这么做的自由,这也符合你的天性,但也许正是这种回避是你可以避免的唯一的苦难。

i am free and that is why i am lost.

我是自由的,那就是我迷失的原因。

一本书,如果我们 读了不能在我们脑门上击一猛掌,让我们 惊醒,那我们为什么要读它呢?

这不是城市,这是时间大洋裂开的洋底,布满了梦幻和热情的乱石堆。在这里很有趣,但人们慢慢地透不过气来,和所有潜水者一样,我不得不上来,否则血液就会突进肝脏。

你是作业,举目不见学生。

待在原地不要动,大千世界会主动向你走来。

你还年轻。不相信明天的青年就是对自己的背叛。人要生活,就一定要有信仰。信仰什么?相信一切事物和一切时刻的合理的内在联系,相信生活作为整体将永远延续下去,相信最近的东西和最远的东西。

《午夜的沉默》

我的本质是:恐惧。

确实,恐惧就是我的一部分,也许是我身上最好的那部分。完全承认恐惧的合理存在,比恐惧本身所要求获得的还要多,我这么做并不是由于任何压力,而是欣喜若狂,将自己的整个身心全部地向它倾注。

so long as you have food in your mouth, you have solved all questions for the time being.

只要你口中有食,你就已经解决了当下的所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