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喜欢,那就写下去

那天,我正在卧室里享受午休时光。对于习惯于熬夜的人来说,这是一段极其宝贵补充睡眠的时间,将近入梦时,老公的声音不假思索地就从客厅径直飘来:快起来!快起来!电视里有你感兴趣的节目。这一叫,将人猛然惊醒,恨得人在心里不住地咬牙切齿,侧于一边不予理睬,佯装睡熟。见无回音,他急步走进卧室说:别装啦,快起来,不看你会后悔一辈子!我在被子里怒声道:后悔就后悔,天塌下来也不起来!
  见我赖床不起,他匆匆走出去关掉客厅的电视,又跑进来打开卧室的电视。电视里传来央视主持人采访一位自由撰稿人的声音。听到“写作”二字,我顿时睡意全无,抛开刚才掷地有声地话语,拿起枕头靠在身后,将视线牢牢锁定在屏幕上。
  被采访者是一位远离喧嚣都市的乡村老人,他已年逾七十,两鬓的发已如白雪,因为对文学的痴迷,几十年如一日不间断写作至今。这时,摄像机的镜头打向老人常常写字的书桌,那是一张褪漆很严重的简易书桌,斑驳的桌面无声地透露出关于这张桌子的历史,上面放着一沓粗糙泛黄的信纸,左边摆放着一支廉价的钢笔。然而,就是这样简陋寒酸的写作环境,这样原始传统的写作方式,这位僻远乡村白发如雪的老人,却洋洋洒洒写就了一部长篇小说,且被北京一位资深编辑看中,现正在筹备出书事宜。
  央视记者问:老大爷,您的写作条件这么差,甚至还有衣食之忧,是什么让您坚持到现在呢?

  老人微微笑了笑,随即简单地答道:因为我喜欢写作,因为我对它有浓厚的兴趣,因为出书是我一生的梦想。
  是啊,有梦想的人才能举起奥斯卡的奖杯,名导李安这样说过。
  看完这档节目,我哪还有心思午睡,不禁陷入深深地思索之中。
  比起这位老人,顿觉羞愧万分。常常是这样,用了稿就灿烂得仿佛飞上了青天,退了稿就颓靡得如同跌落低谷,甚至需要别人很多的鼓励、很多的赞赏才能增加几分写下去的信心。在互联网如此便利快捷的时代,在环境之于老人不知优越多少倍的我,坚持,似乎显得更容易许多,然而,却总是无法心无旁骛地沉静下来坚持梦想,甚至,一部热播的韩剧就会牵引视线而放下键盘未敲完的文字、一场麻将就使人放弃一次隆重的征文……
  然而今天,从这位老人的身上,深深地感受到一种精神,那就是坚持,一如既往、永不言弃地坚持!这种精神深深地震撼着我,或许,从今天开始,我会试着抛开负重的心灵,轻敲键盘,将坚持烙印于心门之上,其实,不用想那么多,可以很简单,只需这样做:既然喜欢,那就写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