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会销售励志小故事

一个能从别人的观念来看事情,能了解别人心灵活动的人,永远不必为自己的前途担心。

快乐的心情有一位老人,在他72岁时遭受严重的挫折,他奋斗了几十年享誉全国的最大零售集团,在一夜之间破产了。人们看着这位闻名遐迩的世界级企业家迎来如此灾难性的失败,议论纷纷。有人认为他将心随天命,穷困潦倒度过余生;有人认为他将神经受到刺激,过起老年痴呆不谈理想的晚年生活:有人认为他肯定不堪一击,以自杀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然而,事业的大厦轰然倒地,并没有使这位老人从此倒下去,出现在人们眼前的是,他依然精神十足,匆匆行走在大街小巷上。过了一段时间,老人和几个年轻人携手合作,开办了一家网络咨询公司,向自己陌生的IT产业发起了挑战。面对新的行业,老人并没有显得缩手缩脚,反而脸上始终充满了微笑,虚心好学,不耻下问。加上他合理地运用了过去经营零售业时积累起来的经验,没多久就把生意做得红红火火。一年后,老人重新堆砌的事业大厦又屹立在人们面前。
当记者采访老人,问他为何能够在一年时间里反败为胜、东山再起时,老人快乐地大笑起来,久久不语。记者等了好久,老人也未给出答案,而是又忙自己的事了。记者疑惑地又重复提起这个话题,老人第二次快乐地大笑起来,他只说了短短一句“其实,我已给出答案!”此时,记者才恍然大悟——快乐心情是老人反败为胜、东山再起的法宝。
这位老人就是日本曾经最大的零售集团“八百伴”集团的总裁——和田一夫。
在商场的长期拼搏奋斗中,和田一夫悟出了这样一个简明的道理:生活就是一束阳光,你站在阳光中,迎着阳光向前看,满眼光明,身心温暖,倍增力量;转过身,俯视阴影,满目黯然,暗自神伤。面对阳光和阴暗的两种心态,完全由个人的心情来掌握。选择前者,你将积极快乐地向前走;选择后者,则沉沦悲观沮丧,举步不前。
和田一夫反败为胜的故事告诉我们这样一个道理——成功需要一颗快乐的心来支撑!忽略了这一点,我们将终生与成功失之交臂。如果我们左冲右突难以突围,正心情沮丧之时,何不尝试一下以快乐的心情去走另一条路径呢?
安利:并非只是“直销”当人们不再用异样的目光和奇怪的逻辑去审视安利时,你会发现安利中国成功的真相并非“直销”二字那么简单。某种意义上,直销只是安利中国的皮肤,薄薄的表层下隐藏着强大而又繁复的系统。
过去的几年,人们对直销过于敏感。究其原因有三:其一,数以十万计的普罗大众参与其中,直销从一个单纯的推销行为演化成为一个令人注目的公众事件;其二,制度的设计让安利的销售体系坚不可摧,这看起来有一种“商业宗教”的嫌疑;其三,安利是一家跨国公司,这一身份多少会让人感到几分异样。但是,商业本身就是社会组织的商业活动,商业组织的结构或疏或密,都是基于商业组织的战略与战术。因此,如果一味地对直销另眼相看,恐怕会过于淡化商业的意义,而刻意强化其道德、律令的主体。当年三株动用十多万民工到农村刷墙、派发宣传单时,无人质疑其营销行为的不妥与不当。而娃哈哈用严密的“联销体”组织来笼络经销商时,更是被视为高明之举。因此,单纯地就商业谈商业,就模式谈模式,会显得更为纯粹。人们看到了安利具有争议性的外表,而本刊则旨在挖掘它鲜为人知的内在,这才是它带给营销人最有价值的部分。
不可否认,安利看到了梦想的价值,通过各种手段协助人们实现梦想,并为自己带来利润。安利与娃哈哈的最大不同在于,后者激励的是生意人,前者激励的是老百姓。这是安利最具争议性的地方,也是人们另眼看安利的“可疑之处”。但这是直销的本意,也是推销的真谛,无数成功的企业以此谋生,其中不乏戴尔之类的跨国公司。究其本质,直销是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商业模式,安利只是在国家政策、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将之做到了极致。
以旁观者的身份看安利,就可以发现它与人们想当然印象中的不同。人们以前认为,安利是一家凶猛的掠夺型公司,可在郑李锦芬、黄德荫等高层管理人员身上,人们看到更多的是他们的“儒商”特征。许多人想象,安利是一家不负责任的跨国公司,只会赚一把就走,可安利的许多决策都体现出根植于中国的决心,并体现出“企业公民”的责任感。有人认为,安利是一家喜欢打擦边球、玩猫捉老鼠游戏的公司,可事实上安利在中国正在积极变身,艰难转型,并为此付出了许多心血。有人认为,安利是一家以忽悠和夸大其词为手法的公司,然而呈现在世人面前的,却是它为建立市场秩序壮士断腕、令行禁止的坚决态度。还有人认为,安利是一家单纯以模式取胜的公司,可是细细梳理之后,人们不难发现,功能强大、高效反应的后台系统才是它无往不胜的关键。一些人看到了安利的暗点,《新营销》则看到了它的真实。
其实,如果深入市场,你会发现与安利有关的更多内容。这是一个出乎你意料之外的世界,推介、培训、会议、购物、配送、互联网、生产甚至财务,这些每个企业都具备的要素在安利这里得到了无限放大,安利的成功只是这些要素共同作用力的一种自然体现。直销是安利的外衣,而系统才是它的内在。《新营销》记者通过深入的采访和调查,试图挖掘隐没在深处的密藏,而这才是安利之所以不可逾越之所在。
7987次磨砺如果不是当年的那次咬牙应聘。现在的熊素琼还在重庆乡下种田。
初中毕业后,熊素琼就到重庆一家小旅馆做服务员。1994年底,她在报上看到东莞市宝石大酒店(三星级)来重庆招工,便去报了名。当时,酒店打算在重庆招120名女服务员,却有一千多人应聘。
第一天初选,熊素琼就因文化低、身高不够没有过关,因为应聘者大多数是大中专女生。当时她很失望,但她立即想:能当一名清洁工也好。于是,她想出了一个“馊主意”——她从废品店里买了一个布满灰尘的旧马桶,然后扛到招聘现场,大胆地对主考官说:“经理,我是个农村女孩,虽然没啥子文化,但有的是力气……”她一边说,一边蹲下去用抹布认真地擦马桶。只见她像擦一个古董一样,从外到里,又从里到外,一会儿工夫就将马桶擦得油光发亮……主考官见这个矮个子姑娘竟能气定神闲地扛起一个几十斤重的大马桶,十分震惊,现场又看了她的“专业表演”,更是目瞪口呆,当即聘她做清洁工。
就这样,熊素琼来到了东莞。半年后,酒店总经理检查工作时发现:除了熊索琼负责的第六层所有房问外,几乎每层都有客人反映马桶脏的问题。总经理听说后,当即提升熊索琼当卫生间清洁班班长。尽管被人嘲笑为“马桶班班长”,熊素琼却从不在意,而是专心搞好管理工作,并学习马桶方面的知识,比如如何节水等。
1996年1月,客房部的一个副经理辞职走了,许多主管、班长都盯着这个职务。客房部经理觉得熊素琼做事是一把好手,鼓励她毛遂自荐。熊素琼当然也想试试,但她知道,酒店里硕士、本科人才比比皆是。她觉得自己这时去争副经理为时尚早,不如先去补上“文凭低、气质差”这一课再说。
于是,她一边努力工作,一边自学酒店管理知识。两年后,她拿到了某大学饭店经营与管理专业的大专毕业证,并被提升为卫生班主管。为了把自己做清洁的经验传授给员工,她特意整理了自己进酒店来每天记下的174本工作日志,记录了她三年内总共洗了7987次马桶。总经理看后,非常感动,在酒店工作会议上表扬她说:“熊素琼的条件虽然比在座的各位都差,但她的工作态度是最好的!看看她这些工作日志吧,刷了7987次马桶,对于一个有志向的人来说,就是7987次磨砺!我不认为这是流水账,我更愿意把它当做酒店管理行业的‘马桶学问’!”
得到酒店高层的赏识后,熊素琼更加自信。她不仅去美容店请师傅帮她设计了发型,还经常到健身中心运一动。几年下来,朋友都说她越来越像职业女性了。
但熊素琼始终没有丢掉“马桶精神”。2000年6月,酒店搞了一次客房部经理竞选,十名候选人都是本科以上文凭的管理精英。在演讲时,熊素琼激情地说:“与你们相比,我更像是酒店里的一只马桶,经常被人不屑一顾,但马桶也有心愿,那就是它希望能给所有客户带去放心、卫生、健康的服务……”演讲完毕,掌声不断,最终她成功当选为客房部经理。
两年后,熊素琼升任服务部经理,管理整个酒店的服务工作,并参加清华大学紫光集团教育培训中心的学习,拿到了“高级职业经理人”证书。2005年初,她开始攻读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的EMBA学位。2006年11月,她被猎头公司挖到东莞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华通城大酒店出任副总经理。
2009年7月,熊素琼到香港参加一次国际交流活动,面对几十位来自世界各地的高级酒店管理专家、教授等,她又谈起了她的“马桶经验”:“酒店管理人员时刻要把自己放在一个较低的位置。用最高质量的服务去满足客户的需求,无论遇到多麻烦的事情,都要用擦马桶一样的耐心去解决……”她的“马桶学问”还被收入到法国着名酒店管理专家希尔维教授编撰的《世界酒店业经营全书》中。
如今,熊素琼已是东莞赫赫有名的职业经理人,但她仍在奋斗着——攻读瑞士洛桑酒店管理学院硕士学位,争取拿到通向世界的金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