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才是愈合你伤口最好的良药

支付宝红包口令:733273146 领取红包!前往支付宝首页粘贴搜索就可以领红包,以后每次点搜索栏下面就有搜索记录了,不用每天输入数字和扫码了!

撒进奋斗的沃土,一滴汗珠就是一颗孕育希望的良种。

一位人大优秀毕业生的经历侯瑀,人大07级本科生,总平均学分绩3.83,专业学分绩3.91,曾获国家奖学金,宝钢奖学金,剑桥大学夏季奖学金,中国大学生数学建模大赛北京一等奖,美国大学生数学建模大赛一等奖等。本科期间通过两门北美精算师考试,发表论文2篇,并于2010年被耶鲁大学邀请成为public health school访问学者。热爱音乐,哲学,旅行。曾任院学术部部长,辩论队队长。2011年同时被耶鲁大学,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纽约大学,芝加哥大学等录取,将赴美攻读金融数学专业。
2011年6月5日晚,22岁生日,16个朋友陪在我身边,经历了整整12个小时的徒步跋涉,翻山越岭,登顶香山最高处,看完日出后下山,回到熟悉的学校。虽然辛苦的程度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虽然回想起来也会讶异自己的疯狂,但看透山下的灯火阑珊,山间的云起云落,把最荒诞不经的愿望变成现实,也算是给我无怨无悔的大学四年,画上了一个感动长存的句点。山峰总有更高的一座,太阳明天还会照常升起,但正是那一段段“在路上”的心情与志气,才拼接成一条旖旎而不可复制的记忆之河,任凭岁月翻滚,依然静水流深。
2007年夏天,抱着对“精算师”的冲动好奇选择了现在的院系和专业。此外早早坚定了毕业后出国深造的打算,所以在不遗余力地上好每一门课的同时每天背单词,听写新闻,也清楚地知道GPA是出国申请的最重要依据。由于一进大学就担任学院各种晚会的主持人,合唱比赛领唱,辩论队辩手等,对学习的时间格外珍惜。常常2,3点钟结束辩论赛讨论,早上6点多又匆匆奔赴自习室念书,竟然很难跟寝室的同学见面。也曾经因为学习压力想过退出辩论队,但经过师兄师姐的挽留,发现走过那段艰难的岁月,也就学会了把时间利用到极致。
大二伊始,总平均GPA位列全院第一,但我却不再满足于课程和考试,而是有意识地培养自己的学术能力。但由于年级低,又没有任何科研经历,所以只能自己争取机会。也许是倔强好强,也许是不知天高地厚,我闯到前系主任易丹辉教授办公室,自我介绍后提出想跟她做科研的愿望,百般恳求下获得了机会,并每周参加易老师的博士生讨论班,先从编程和数据处理开始,后来逐渐拥有了自己的课题和科研项目,自己建立统计模型。除了向老师和师兄师姐学到了很多东西,惊喜的是在大二时我站上了全国生物统计学术会议的讲台,成了教授和博士生之外年龄最小的演讲者,并发表了自己关于利用线性混合效应模型处理纵向数据的论文。
大二下半学期,几乎是同时完成了两门SOA北美精算师的考试,开始备战10月的GRE考试,单词背了几十遍,红宝书翻烂了三本。由于不想太早确定专业方向,我同时选修了统计学和风险管理与精算两个方向的课程,期末考试压力巨大。考后放松下来,正好迎来人民大学历史上第一个暑假小学期,我决定给自己平添挑战,申请成为美国Texas A&M University Hongwei Zhao教授的助教。那是一门面向全校本,硕,博范围,需要一定专业基础的课程。我不但自己也是从头学起,而且要给师兄师姐们批改作业和解答问题,那段时间差不多算是已经住在明德楼,白天在办公室做GRE题目,晚上编程改作业。也许是因为这次珍贵的经历赢得了信任,此后我又先后成为来自Washington University和Yale University两位教授的助教,并由此拥有了美国着名学府教授的推荐信,为出国申请积攒了自信。
很多中国一流大学的学生们也会抱怨出国交流交换机会稀缺,但对我来说机会都是自己争取而来。大三暑假我坐在清华数学系暑假国际小学期的课堂里蹭课,把自己精心做了两个月的普林斯顿计量金融学研究生课程作业及程序代码递给刚从美国飞来的教授,要到了一封普林斯顿金融系教授的推荐信。(大学生励志 www.lztxw.com)7月份申请成为国际统计论坛的外宾总接待,并被任命为欢迎晚宴双语主持人,认识了近百位美国最有影响力的统计学教授,其中不乏名校的招生委员会主席。8月飞到剑桥大学参加了为期一个月的夏季学期,还在英国考了第二次GRE,至今难忘考试前一天晚上住在伦敦一个廉价小旅店里被隔壁的音乐折磨不堪的零落景象。
直到现在还总是有学弟学妹问我,做什么比较有用,什么比较没用。我从来不去想这样的问题,只要你觉得有价值,那就别太在乎回报。2011年冬天,因为之前相关的科研经历,我被耶鲁大学生物统计系的教授邀请作为访问学者到美国合写一篇论文。美国大使馆的签证官对我说,我是他见过的第一个获得J1签证的本科生。除了完成自己的论文,我还在美国游历了哈佛,MIT等学校,并在普林斯顿争取到了与招生委员会面试的机会。在美国,我完成了所有的申请,每份材料都改了几十遍,几乎是在12月离开美国的后一个星期就收到了耶鲁的录取通知书。在剑桥,在耶鲁,我遇见了很多内心平和丰富,拥有自己完整人生信条的智者,并互相汲取着智慧。在伦敦,在纽约,我虔诚地保持着行走的姿态,悉心感受中西文化的撞击融合,并思考着自己的时代角色。
大学四年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写成一纸漂亮的简历。一个看的过眼的学分绩,两段交换经历,三篇paper,四份投资银行的实习,精简罗列的奖项和证书。很多一笔带过的经历,都曾经经过了艰辛的努力。为了熬夜看书,我搜寻明德楼不会被保安查到的楼梯间角落,竟曾被反锁在深夜的楼梯间。在投行实习的阶段,每天6点钟起床到公司听财经新闻。为了普林斯顿的面试机会,穿着高跟鞋在大雪纷飞的校园立等数个小时。然而,这些足以让我获得自信么?申请出国的过程是一个认清自己的过程。我也经历过无尽的迷茫与不自信,被肯定,被拒绝,怀疑自己和迎合别人。到最后明白了一个道理,我是一个怎样的人,永远比我被什么学校录取,读什么专业更加重要。我们之所以那么渴望一张名校的录取通知书,正是因为不够自信,想用特殊的标签去证明自己。可是心向何处,不是比别人的眼光更加重要么?
于是我申请材料中自我陈述的第一句话是,四年来有两件事情最能标志我是谁,第一是攻读人民大学统计学专业,优异地完成了学业,第二是从18岁开始学小提琴,每天练琴坚持到现在。或许在这个功利的时代,小学生就开始参加奥数班,中学放弃一切爱好特长,大学变得精明而现实才是正经事。但是我更希望最后定义我自己的,是一个热爱音乐与艺术,不愿为了成功放弃生活的尊严的女生,她到处乱跑,渴望记下这个世界所有的美好和充盈,她心怀梦想,对未来有清晰的想象,却仍然期待命运的偶然和未知。我也曾像身边的人一样,抱怨过人大狭小的校园,六人一间的宿舍,激烈的竞争和不和谐的男女比例。但是,母校或许不是最好的,但她已经把最好的都给了我。如果真的有什么最值得被纪念,那应该依然是6月的这个晚上,一群年轻,爱冒险,满怀激情的朋友们忍受着劳顿陪我登上了山顶,天渐渐地亮起来,我们望见了初升的太阳,望见了睡眼惺忪的北京城,望见了远方微白的天空,却怎么也望不到,我不想全部看见的未来。或许,这就是一种留白。
寒门学子的清华一年8月27日上午,清华大学启动新生军训,机械工程系最小新生、13岁的范书恺格外显眼,他就是通过“面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进入清华的。
“你知道农村孩子最大的缺点是什么吗?”接受采访时,这个身高一米八、皮肤黝黑的男生突然问道。
“是自卑。”他自问自答。说完这几个字,杨弘毅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再抬起头时,满脸泪水。
3年前,18岁的杨弘毅读高二。那年的国庆节,他的母校——某国家级贫困县的唯一一所高中,选拔了30名成绩优秀的贫困生到北京,游清华、爬长城,杨弘毅是其中之一。
第一次来北京,杨弘毅感觉挺兴奋,但对于考清华大学这件事,他那时“连想都不敢想”.
确实,近年来,寒门学子上名牌大学的几率越来越小。有研究表明,中国重点大学农村学生比例自1990年代起不断滑落。北大农村学生所占比例从三成跌至一成多,清华大学2010级农村生源仅占17%.
为扭转这一状况,2012年3月,教育部等五部门发出《关于实施面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的通知》(以下简称“专项计划”),决定自2012年起,“十二五”期间,每年专门安排1万名左右招生计划,以本科一批高校为主,面向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生源。该计划旨在增加贫困地区学生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2013年,这一计划招生人数增至3万名。
杨弘毅正是通过“专项计划”进入了清华。2012年,跟杨弘毅一样,通过该计划进入清华的贫困地区考生一共30人。这一年,清华大学自己也推出了“自强计划”,跟中国人民大学的“圆梦计划”一样,该计划面向的是“长期学习、生活在农村地区、边远贫困地区或民族地区,且自强不息、德才兼备的高中毕业生”.该计划2012年共录取29人。2013年,通过“专项计划”和“自强计划”进入清华的贫困地区学生达到76人。
清华大学招生办向中国青年报提供的统计资料显示,目前,这些寒门学子有不少分布在水利工程系、化学系、机械工程系、生物医学工程系、工业工程系等农村地区紧缺的专业人才领域。
然而,种种状况表明,这群学生在融入着名大学的过程中,遭遇了种种难题。尽管,为了帮助他们尽快融入学校,顺利学习和生活,各大高校都出台了多项帮扶政策,如清华北大的“双导师”制、与知名校友“结对子”等,但是,一些现实问题仍在困扰着他们。这也表明,事关教育公平的公共政策,每一个环节都值得重视。
差距
“在我之前,我们高中十年没出过上清华的学生了。”杨弘毅坐在清华大学最大食堂的一个角落里,局促而迅速地吃着午饭,“我一会儿还有课,暑假小学期的专业课,很难”.
1992年,杨弘毅出生在黄土高原一个只有30户人家的小村庄,父母都是农民,家里3个男孩,杨弘毅最小。一年一季种在20亩梯田上的玉米,是家庭收入最主要的来源。杨弘毅的母亲小学二年级就辍学在家,父亲念到初中毕业就没再继续念下去。
而现在,杨弘毅的3个室友都来自省会城市,其中一个有生物奥赛加分,一个是体育特长生。他的经历,在室友们看来不可想象。
不像城市里的小学,他上的小学只有一间教室,一到六年级的20个学生全挤在这间教室里上课。唯一的老师给其中一个年级讲课时,其他年级的学生就做作业。
上到小学三年级,杨弘毅觉得村小实在太差了,想转到县里的学校,但没有小学愿意接收,觉得他会拖班级的后腿。(大学生励志 www.lztxw.com)后来,一个在县城中学当会计的亲戚帮了忙,“硬把我说进去了”.
县城的教育经历让他很压抑,“基础差,拼音念不准,语文老师都笑话我”.
2012年6月,复读了一年的杨弘毅再次参加高考。报志愿时,班主任向他推荐了“专项计划”.
“这个计划,当时在我们省只招一个专业的学生,就算录不上也不影响第一志愿,我就报了。”结果,杨弘毅以低于清华大学在该省录取分数线30分的成绩,成为该省当年唯一通过这个计划进入清华园的学生。
回想起来,杨弘毅已很难记起刚来清华时的兴奋。他印象深刻的,是在清华上的第一节专业课,紧张而不知所措。
“一上课,没听懂,心里很紧张,感觉周围人好像都能跟上。”课下,他按老师的讲义恶补,仍然收效不大。此后,就跟“条件反射一般”,他一上课就紧张,越紧张,越听不懂。
除了课堂上的自我施压,与同学的比较也让这个昔日的好学生“压力山大”.
谈到和其他人的学习差距,杨弘毅停下手中的筷子,眉头紧锁:“我真觉得自己悟性不够,智商低。我课后做四五个小时都做不出来的题目,很多人课上就做完了。”
学习的压力影响到了他的身体健康。最严重的时候,他去了校医院,拿回来一张“强迫症”的诊断书,“断断续续吃了两个月的药”.
同样感觉学业受挫的,还有来自甘肃省天祝藏族自治县的温发琥。他是清华大学首批“自强计划”选拔出的29人之一。
温发琥家里的生活来源主要靠父母在镇上摆摊卖水果,“勉强维持生活”.高考那年,清华在甘肃理科的录取线是658分,他考了625分。借助“自强计划”的选拔,温发琥进入了清华。这在他的中学是件大事,因为该中学也已经十年没出过考上清华的学生了。
但这种荣耀很快就被学业压力盖过。2012年11月,第一次期中考试,温发琥的几门功课分数都在70分左右,颇感心情不顺的他,在网络上感叹道:“我真想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资格继续待在这个地方。”
被英语系录取的张辉也是如此,他入学后“很头大”:“我当时没想到会被调剂到英语系,第一志愿报的是法学院,没录上。”
高考前两个月,张辉得知自己通过了清华大学“自强计划”的选拔,满足高考总分降60分录取的条件。让张辉头疼的是,英语并非自己的强项,而同班同学多为大城市重点外国语学校保送或考入的学生,“听力和口语基础都比我好太多,我感觉很难追上他们,努力之后成绩也还是居中下游,大一整个学年都挺消沉的”.
苦恼
作为清华大学的学生,杨弘毅只有在家乡才能感觉到家乡人对这一身份的“骄傲与尊重”.
但清华园的生活跟他原来预想的不一样。没来清华前,杨弘毅憧憬的大学生活轻松而又丰富多彩,“除了学习,我还有很多想做的事”,他对社会工作很感兴趣,也期待遇到一个“质朴、善良”的女孩,在校园谈一场恋爱。
然而,过去的一年,他的校园生活既简单又辛苦。除了偶尔踢场球,他的其他课余时间都用来上自习,“补差距”.
总结在清华的第一年,他觉得“比高三还要辛苦”.
他用足球场上的释放来帮自己减压——与一帮不认识的人踢球,“出一身汗,回去冲个澡,感觉特别好”.
大一上学期,杨弘毅加入了系里的足球队,但队里“很多学长踢得太好了”,他还一直没获得上场的机会。
周末时,他偶尔会和原来的好哥们儿网上聊天。高中同学中,和他一样通过“专项计划”进入名校的有4个,“分别去了浙大、上海交大、西安交大和哈工大,学习这块儿,我也和他们交流过,都感觉压力很大、很吃力”.
心里不好受时,杨弘毅找到心理老师求助,老师让他“换一种看待事物的方式,多想一想自己的优点”.
杨弘毅对此更茫然,不知道自己有啥优点。
与杨弘毅同专业的赵齐峰,也是通过“专项计划”进清华的,境况更不容乐观。他因为跟不上所在专业的学习进度,曾多次向招生办提出转系申请,但专项生招生计划规定,“专项生在校学习期间不转学,不转专业”.
赵齐峰的同学透露,他在大一第一学期挂科两门的情况下,开始消极厌学,“每天读小说,写写诗,挺逃避现实的”.
张辉的苦恼,则在于心事无人倾诉。张辉父母常年在外地打工,“一年到头,就过年时回家几天”.他高考时,父母也不在身边。现在每周一次的“亲情通话”,话题多围绕“身体上的嘱咐和关心”,往往说不到10分钟,电话就挂了,有心里话也没法说。
据了解,上述问题在“专项计划”和“自强计划”进来的生源中有一定的普遍性。
前景
事实上,杨弘毅们也在努力融入学校。
虽然学习吃力,但从小勤奋的杨弘毅并没有泄气,“大一时,我成绩中下游,压力很大。这学期已经上升到中游了”.
2013年暑假,杨弘毅修了一门专业课。虽然学得挺辛苦,但结课考试,他感觉“发挥得还不错”.此外,社会工作能力和绿茵场上的球技也“越来越好”.
但想到接下来3年的大学生活,他还是会焦虑:“感觉和别人差距挺大的,还是希望能有人指导一下。”
虽然他自己觉得没啥优点,但室友们不这么认为。在他们眼中,这个寝室唯一的专项生性格外向,待人格外憨厚、善良。
“他总能遇到一些奇葩经历。”室友王勇说起杨弘毅的清华一年,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对待“求助者”的宽容和单纯。
“有次晚自习,一个陌生女孩在教学楼里叫住杨弘毅。她说在清华复习考研,没地儿住,没处洗衣服,递过来一包衣服,问他能不能帮忙洗。”室友彭飞说,他没想到的是,杨弘毅接过了对方的衣服,还借给了她130块钱。
后来,女孩取走了杨弘毅帮忙洗好的衣服,却一直没还上借走的钱。尽管室友们一致认为“肯定遇到骗子了”,但杨弘毅想了想说,再遇到类似情况,“还是不好意思拒绝”.
其实,杨弘毅手头并不宽裕。提到对“专项计划”的建议,他说希望能减免学费。但他又补充道,学校现在给的已经不少了,“我觉得已经足够了”.
对于“自强计划”生源,除了最高60分的降分录取优惠,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还为每名同学一次性提供1万元的资助。“专项计划”在招生中虽然强调“专项生与其他学生同等享受奖助学金政策”,但入学后,并不会为这些学生提供统一的学费减免,只有毕业后到贫困地区就业创业和服务的专项生,才能按照有关规定享受学费补偿和国家助学贷款代偿等优惠政策。
“感觉自己经济上挺寒碜的,和同学出去,什么也不敢买。”在清华的第一年,杨弘毅每月花费700元左右,其中约500元用于吃饭。
现在,温发琥和张辉受益于清华大学“自强计划”的后续培养措施——“双导师”制,即一名所在院系专业老师辅导学生的课程学习,一名所在院系毕业的成功校友“一对一”指导该生的个人发展。
与张辉结对子的校友也是“苦出身”.每个月,这个校友都会抽出机会和他聊一个多小时,“他会跟我说他读书时的一些感受,告诉我,很多问题他当年也遇到过,让我慢慢来”.
温发琥在学校图书馆找了一份勤工俭学的工作,“一小时挣17块钱,一周差不多能拿到100块。”这个自称性格“像哈姆雷特一样纠结”的男生,通过这份工作认识了很多人,“在清华的这一年,我觉得自己总归是成长了。要是一年前,我可能都不会接受采访,不会和你说这么多。”
对于赵齐峰,清华大学招生办了解到他的诉求后,及时将情况反映给了教育部,目前得到的回应是,延续“不转专业”的政策。
笔者想采访赵齐峰,他婉拒了,在短信中回复说:“在这一问题上,我已没了发言权。但我仍想说,‘专项政策’很好,也很感谢这政策。”
大学军训心得体会大学军训心得体会(一)
短短的9天军训生活,增强了我们的组织纪律观念,让我们真正的放下了任性和自私,学会了谦让和宽容,最主要的是让我们明白了团结合作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
站军姿、稍息、立正、向左转、向右、齐步、正步……平日看来最简单的动作竟然都有了那么多的规则。漫长的军姿、踢不完的正步、挨不完的训斥……使我们慢慢变的坚强起来。军训虽然短暂,但足以让我们体会到人生的路途中并非总是一帆风顺,时常会有荆棘存在,与坎坷同行。
教官对我们很严格,但也很关心我们。立正稍息我们练了很长时间,但也在无形中改掉了我喜欢驼背的毛病。所以当我觉得很苦很累时,当教官对我严格要求时,我振作起来,因为我知道教官也是这么苦出来的,他们付出同样甚至更多的汗水,我们这些小小的苦又算得了什么呢?我觉得自己应该做得更好,虽然我常会因为没有做好被批评,但只要是我努力做了,无论被批评还是被表扬都是值得的。
由于军训汇报表演要出一个军体拳方队,所以要挑选打拳打得比较好的出来组成军体拳方队。我有幸被选中到军体拳方队主练军体拳了。太阳很猛烈,练军体拳也很累,但是我没有退缩,每个动作我都很认真的去学习,有些打得不够好的动作自己就多加训练,因为我们是经过教官挑选出来的,我们就必须做得更好。选人的时候,教官表明不想训练的可以马上提出离开,但是我没有提出,我认为我可以坚持,一定要做出一些成绩。
经过四天的刻苦训练,我们军体拳方队每个人都做得很好,打拳的时候基本能表齐排面。最终在28号上午的军训汇报表演上我们军体拳方队表演得很成功,最终获得了第三名。能获得这个荣誉与大家的努力是分不开的,更重要的是我们军体拳的教官林sir对我们严格要求,要不是他的严厉,我们也就拿不到这个荣誉了,在这里想说一声:教官,辛苦了!
军训不但培养人有吃苦耐劳的精神,而且能磨练人的坚强意志。苏轼有句话:“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这句话意思是成功的大门从来都是向意志运坚强的人敞开的,甚至可以说是只向意志坚强的人敞开。
在军训中,很苦很累,但这是一种人生体验,战胜自我,锻炼意志的最佳良机。训练的每一个动作,都让我深深地体会到了团结的力量,合作的力量,以及团队精神的重要性,我相信,无论在哪个岗位上它将使我终身受益。心里虽有说不出的酸甜苦辣,在烈日酷暑下的曝晒,皮肤变成黑黝黝的,但这何尝不是一种快乐,一种更好地朝人生目标前进的勇气,更增添了一份完善自我的信心吗?
我们是生长在新世纪的一代,我们是幸福的,父母把我们从天真浪慢的童年时代小心翼翼地扶我们走过来,在温暖和无微不至的怀抱中,得到了严父的教诲和慈母的垂爱。对于我们已踏入青年的行列,有了独特的思维,完整的性格和较稳定的人生观,正缺乏一种对意志的考验。(大学生励志 www.lztxw.com)英国作家狄更斯说过:“顽强的毅力可以征服世界上的任何一座高峰。”军训好困难,困难是磨炼坚强意志的一块磨刀石,坚强的意志总是在困难的磨砺中培养起来的。
有人说:人生下来第一件事就是哭,没有笑的。上帝也许是不公平的,但他给了我们公平的时间和大脑;他注定人必须从苦到乐,不付出哪来的收获?正如农民种田一样,春天播种,然后要施肥、治虫等等,经过一系列苦活、累活之后,秋天才会有收获。所以,我们一定要不怕苦不怕累,只要能过去就能让自己受益一辈子。你努力了,你收获了,别人不能沾什么光,但你没有收获,别人就不会看得起你,你就会苦一辈子,所以我们一定要努力付出,付出越多就会有越多的收获。所以军训虽苦,但收获是不可估量的,也能为我们在人生道路上打下良好的基础。
大学军训心得体会(二)
坐上公共汽车,离开昆明陆军学院军营。N天的军队训练结束了。我望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不自觉地会想起我N天的经历。我的心情也跟着那凹凸不平的路面上下起伏。我付出了这么多艰辛与劳累,得到的又是什么呢?
在这N天当中,我认识了自己。
艰苦的训练,能够磨练人的意志。对于我这样一个生活条件优越,从小没离开过父母的孩子来说,军训是个再好不过的锻炼机会了。军营中,艰苦的训练使我身体劳累,让我无暇顾及其他事情。即便是脚下已磨出水泡,也要忍痛训练。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甚至几个小时,都重复同一训练内容,换了谁都会疲惫、都会厌倦。但我只能在心中低声地叫一声累。
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对于身心疲惫的我来说,也是个考验。从军训的第一天开始,我便努力去适应这里的生活、这里的生活方式。N天的时间太短了,来不及让我细加体会。虽然我没有能够学会适应,但我学会了坚持。
人类只有在苦难中,才能真正认识自我。的确如此,军训给了我这样的机会。我认识到了自己的缺点与不足,也看清了自己的优点于长处。军训也给了我思考人生的时间,让我明白了许多道理。如果一个人正在遭受苦难,那么此时他的思想便是最理性的;当这个人面对挑战时,他将无所畏惧,勇往直前。
若一个人经受住了军队生活的考验之后,便再也没有什么困难能够达到这个人了;虽然当兵很苦,但对于人生来说,将是意义重大的。“虽然,我参加的只是N天的军训,或许以后体验军人生活的机会也不多了,但是我要说,我理解父亲的用意,理解他对我的期望。
离开军营的前一天,便是中国传统节日元宵。那天我们训练完毕,教官和我们一同坐下来谈天。那天,我第一次注意到教官放松时的眼神,我肃然起敬。他们已不再年轻,他们已经将青春奉献给了我们的祖国。那眼神流露出的,是无悔,是骄傲,是对我们这代人的期望。这些都深深的震撼了我,让我难以忘怀。经历了这次军训,我比原来更加了解自己,也更加了解我周围的人。他让我懂得什么是幸福,什么是快乐,也让我更加珍惜拥有。
汇报完学生人数后,我们精神抖擞地从主席台前走过,会操表演开始了。第一个动作是稍息立正,第二个动作是跨立立正,第三个是立正踏步,第四个是停指间转法和提正步,第六个是摆臂踏步走。
在已经走到军训的半途了,转眼间军训的日子已如流星般逝去一半了,现在对于军训剩下的日子,真的是”又爱又憎“,既期待它快点过去,又希望它慢点走,因为军训中我们也有太多的不舍,多少会有点留恋,感觉自己是长大了不少。军训让我懂得了许多,同时也让我对自己以后的人生更加有信心,更有勇气走下去。
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今天下午我们进行实弹射击,心理想着当时的心情,打靶时那心情真的是太紧张了,我的手一碰枪,五发子弹就全完了,我还傻傻地以为我的枪坏了,太晕了。
顶着太阳站军姿,是看你的耐力,我的皮肤变黑了,食堂的饭菜太难吃了,虽然不象传言中-抢,但是同学门争的吃,不染就没有吃的东西,在军营我学会打背包,但是我打的不太好,速度没有那么快。
可以说是军训让我认识了自己,也可以说是军训完善了我。无论怎样,我坚信,通过自己的努力,我一定会成为国家的有用之才!
大学军训心得体会(三)
文/华子
长达三个多月的暑假生活终于敲响了尾声,这就意味着我们将要踏上大学的门槛,突然有了一种兴奋的感觉。想到自己就要成为独当一面的大人,想到自己终于可以摆脱过去十二年的“群居”生活,走向自己的“独居”生活,心理就有种说不出的欢喜。
一直以为,能够实现“独居”生活的人才是一个长大了的人,但,接下来十天特殊的课程却完全否定了我曾经幼稚的想法。
来到学校的第三天便开始了我们大一新生为期十天的军训生涯。不可否认,当听到我们军训的时间只每天四五个小时,而且都避开了太阳的猛烈之时时,我在心中窃喜了良久,轻叹一口气,“侥幸逃过一劫,真好啊!”以为这十天可以轻松玩过去,良不知,这一劫,我仍旧没逃过。
军训所教的动作与高中时相仿,唯一不同的就是——气氛。对,就是气氛。高中时,大家都抱着一种玩耍的心态去参加军训,那时的教官也是对我们温柔有加,想到这里,我只能用“魔鬼”来形容如今的教官。教官对我们真的很严格。我记得教官常说的一句话是:你们要记住,这就是一个整体,所以别在里面搞个人的小动作,只要有一个人犯错,你们就得全体受罚……自此,“集体”这个词就在不知不觉中走入了我的内心。
不是不知道集体荣誉感,而是很少把它当作一回事。以前,搞得最多的就是个人主义。可是现在,当总是因为个人犯错而集体被受罚时,就不得不把它当作一回事了。因为被罚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说道军训,我最害怕的就是站军姿。说来惭愧,这最简单的动作,简单到每个人不用学都会,可是,对我来说却是最不想做的。不得说,它是最能考验一个人的毅力。人都是“动”物,就是一种动态的事物,可见,要我们保持同一姿势超过半小时以上是件多么痛苦的事,可是,就算不喜欢还是必须要做,这就是军训。其实,站的时间长了,就会了解,只要你不要太在意,转移注意力,站军姿也不是那么恐怖的,习惯了就好。
别以为站着累,蹲着就舒服了,蹲了以后,你就会后悔的。真的,蹲着的时候整个身体的重量都落到了右腿上,短时间还可以,要是时间长了,腿都麻了。不过,在蹲下时,耳朵倒是接收到了很有益的信息——听到一个教官再说:“你们要忘记你们的右腿,你们的右脚不是你们自己的!”这句话真的很有用,我试着忘记右腿,效果真的不错,慢慢地,就忘记了累。其实,这也是一门不错的课,也就是说,很多东西,看起来似乎很难,永远都不能达到目标,但真正实践了,就会发现,其实再难的事做起来也会变简单,即:凡是都要有勇气走出第一步。俗话都有说:“车到山前必有路,人到桥头自然直”.因此,今后不管是在学习上,还是已踏入社会,我们在面对困难时都不能退缩,只要踏出了第一步,也就等于成功了一半。
这么看来,军训真的是很可怕,那是不是就没有一点快乐呢?当然不是啦!我们每天休息的时间还蛮多的,那欢乐自然就不少啦!在休息时,教官们会让我们坐在一起,教我们唱军歌。教官们也会自己表演才艺,陪我们玩。这就是“恶魔的温柔”。休息的时候,感觉到很亲近,其实,我们都一样,毕竟军人也是人嘛。我喜欢教官教的《军中绿花》这首歌。尤其对于正在军训的我来说,对于这首歌更有感触。
也许对于真正的训练来说,我们的军训是微不足道的,但这十天我们的收获也是不少的。十天,让我知道集体的感念,知道团结的重要性。当然,今后,我们也要记得要有吃苦耐劳的精神,不怕苦,不怕累……
军训已经结束了,但我们的大学生活才刚刚开始,今后,还有很多挫折在等着我们,我将牢记这十天的课,并将所学运用到生活的每个细节,勇往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