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自信, 然后全力以赴

乐观是一首激昂优美的进行曲,时刻鼓舞着你向事业的大路勇猛前进。

不可放低自己几年前,我在美国大使馆被自己的同胞结结实实恶心了一把。
那次我因公务赴美,去办签证。签证处大厅里人头攒动,几个身着美国大使馆保安制服的中国年轻人在里面来回走动。办完签证,我拿着护照准备离开,看到其中一个保安正冲着一对老人厉声讲话,或者可说是“训斥”,因为老人“说话声音太大”。看老人的穿着打扮,像是来自偏远地区,要去美国看望孩子。说话声音大,的确不妥,保安应该维持秩序,但他的态度未免太恶劣。
我走过去提醒他:“请注意尊重老人。”没想到这个保安勃然大怒,觉得我挑战了他美利坚合众国大使馆保安的赫赫权威,冲过来用他并没有被赋予的权利把护照从我手中拿走,然后强行要把我轰出去。
他说:“你给我出去,这里是美国领土!”
我告诉他:“我知道这里被理解成是美国领土,但你没有这个权利。美国使馆的规则我非常清楚,美国大使我也认识。”
但他依然咆哮,威胁我说:“如果你不出去,我就不让其他的中国人进来办签证。”
我们在门口僵持着。因为我的缘故,中国人都被拦在门外。为了不影响他们,我选择暂时让步,走了出去。但我对那一群中国保安说:“我在门口等你们解决问题,否则一切后果由你们承担。你们真不应该这样,你们是中国人吗?”(名人名言 www.shouyi13.com)
让我哭笑不得的是,其中一个从北京本地招来的年轻保安竟然狐假虎威大言不惭道:“我们都是美国公民,你赶快给我们从美国领土上出去!”
是年少无知,还是别的什么?在这样的时刻听到这样的话从自己同胞的嘴里说出来,心痛。
我在门口站了许久,这群保安的领班才走出来。也许感觉到我不是那么好欺负吧,他开始跟我诚恳地谈条件,给我两个选择:要么走正常投诉程序——路漫漫其修远兮,不知何时才能取回护照,我会因此无法按时赴美;要么,他替我取回护照,叫出那个保安,说两句好话一笔勾销,还要我向他保证不通过其他渠道找他们算账。
我着急走,答应了他的条件,拿走了护照。
后来听说不少朋友在美国大使馆都有过类似被自己的同胞欺负的经历。我始终觉得故事并没有结束,只不过忙起来,也就渐渐淡忘了。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我在耶鲁校园里偶遇熟人——时任美国驻华大使雷德。他也毕业于耶鲁。这位历史上任期最长的美国大使依然和蔼可亲,我们海阔天空地聊了一阵子。我一边和他聊,一边在心里斟酌是否单方面撕毁和保安领班达成的口头协议。想到那些因去办签证而遭到蔑视的中国父母和学生,我到底还是将那件不愉快的事告诉了他,并真诚地说:“我们不希望这些不尊重自己和他人的中国人,破坏了我们对美国的印象。”雷德说:“是的,我们也不喜欢那样。”
又过了几个月,回到北京,雷德大使和夫人邀请我共进午餐。当我拿着请柬经过大使官邸安检时,一位中国保安走过来对我说:“上次和您过不去的那个保安已经被开除了。”我看了看他,似曾相识,也许是当时那一群保安中的一位,眼睛里有一丝歉意。
我笑了笑,点点头走进去。
再后来,又去美国大使馆签证处,看到了不少新面孔的保安,也听到他们用“您”来称呼办签证的人们,态度好了许多。我也依然会去排队办签证,依然会在人群中敏锐地观察不合理现象,并时刻准备着……
值得反思的是,在上海,今天仍然延续着一种“前殖民地文化”。一次我和外国朋友在上海见面,问他住在哪里,他很自然地告诉我:“French Concession!(法租界)”我立刻半开玩笑地阻止他:“去你的法租界,说什么呢?”
过去,老师告诉我们,走在街上遇到外宾,要主动用英语问好:“Hello!”“How are you?”那时候老外来中国都是旅游,为了不给中国人丢脸,我们都苦练口语。现在时代已经变了,很多老外来中国是为了找工作。我是这样做的,在北京遇见外国人,首先说的一定是中文——在自己的国家说自己的语言,天经地义。如果他表示中文水平不够,我们再用英语。
WTO体制讲求“国民待遇”原则,意即一国以对待本国国民的方式对待外国国民,外国人与本国人享有同等的待遇。这一方面意味着我们不能歧视外国人,我认为更重要的一点,是意味着我们也要调整心态,不能过于“高看”外国人而放低自己。
人靠什么活着在一个寒冷的冬夜里,一个鞋匠在守了一整天空荡荡的店铺后,拖着一身疲累,返回他那破旧的小屋。
突然,他发现,在街角一座小礼拜堂那儿,仿佛有个白色的东西在蠕动……
哎呀!是一个人呢!
凛冽的寒风中,他竟然光溜溜的一丝不挂!鞋匠走到他的面前,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到他身上,脱下脚上的鞋子,替他穿上。那人依旧动也不动。
“走吧,到我家去。”鞋匠说。
鞋匠太太看到丈夫领了个陌生人回来,脸上的表情瞬间换了个样,因为,她丈夫的衣服竟然全穿在那个陌生人身上。
“给他一些食物吧!”鞋匠对他的妻子说。
“只剩一块面包了!”鞋匠太太大声抱怨着。
鞋匠压低了声音说:“给他吧!他看起来好像已经饿了很久,要是再不吃些东西,他会死的。”鞋匠太太将柜子里仅剩的一块面包拿给了那位陌生人。那人看了看鞋匠夫妇的脸庞,苍白的脸上浮起了一丝微笑。
就这样,鞋匠夫妇收留了这个倒在雪地的年轻人,并且教他做鞋子。无论教他干什么,他都领会得很快,干起来就像缝鞋缝了一辈子似的。
日子一天一天、一星期一星期地过去,年轻人仍旧在鞋匠家住着,干他的活。他的名声传开了,谁做靴子也没有他做得利落、结实。这一带的人都找他做靴子,鞋匠家渐渐富裕起来。
冬季里的一天,鞋匠正在干活,有辆马车摇着铃铛驶到屋前。由车厢里钻出一位穿皮大衣的老爷。
老爷把一个包着皮子的包袱放在桌上说:“这是德国货,值20卢布。你能用这块皮子给我做一双靴子吗?”
“行,大人。”
“你得给我做一双一年穿不坏、不变形、不开绽的靴子。我给10卢布工钱。”
送走了老爷,鞋匠对年轻人说:“活儿我们接了,可别惹祸。皮子贵重,老爷又凶,可不能出岔子。你比我眼力好,你裁料,我上靴头。”
年轻人接过皮子,铺在桌面上,一折二,拿起刀子就裁。
“你这是怎么啦?真要我的命!老爷定做的是靴子,可你做的是什么?”
他的话音未落,门环响了,进来的是那位老爷的仆人。一进门就大声嚷嚷:“不用做了!老爷还没到家就死在车里了。太太对我说:‘你去告诉鞋匠,靴子不用做了,赶快拿那块料做一双给死人穿的便鞋。’”
6年过去了,年轻人一直留在鞋匠家中,他像往常一样,不出门,不多嘴,这些年来只笑过两次,第一次是女主人给他端上晚饭的时候,第二次是向那位老爷笑。鞋匠对自己的雇工满意极了,再不问他的来历,只怕他离开。
有一天,有个女人上鞋匠家来了,身上穿得干干净净,一手牵着一个穿皮袄、戴绒头巾的小姑娘。两个小姑娘长得一模一样,只是其中一个左腿有毛病,一步一跛的。
女人在桌边坐下,说:“我想给两个小丫头做皮鞋,春天穿。”
鞋匠量了尺寸,指着小瘸子说:
“她是怎么成这个样子的,多好看的一个小姑娘,生下就这样吗?”
“这是五六年前的事了,”她说,“那时候我和我男人在乡下种地,跟她们的父母是邻居。那家只有当家的一个男人,在林子里干活。有一回,一棵树放倒的时候压在他身上,把五脏六腑都快压出来了,抬到家就断了气。那个星期他女人生下一对女儿,就是这两个。家里穷,又没人帮忙,那女人孤零零地生下孩子,又孤零零地死了。
“村里的妇女只有我在奶孩子,人们就把两个丫头暂时抱到我家去了。那时候我年轻力壮,吃的又好,奶水多得直往外冒。上帝让这两个丫头长大了,而我的孩子第二年却死了。以后上帝再也没有给我孩子,可是日子越过越好。要是没有这两个丫头,我该怎么过啊!”
鞋匠送妇人出去的时候回头看了看年轻人,只见他坐在那里,把叉在一起的两手搁在膝头上,望天微笑。
鞋匠走到他跟前问:“你怎么啦?”
年轻人从板凳上站起来,放下活计,解了围裙,向鞋匠鞠了一躬,说:“请主人原谅。上帝已经宽恕了我,请你们也宽恕我。
“我本是天使,上帝派我去取一个女人的灵魂。我降到地上,看见一个女人病在床上,她一胎生了两个女儿。两个小东西在母亲身边蠕动,母亲无力起来喂她们吃奶。她看见我,明白是上帝派我来取她的灵魂,就哭了,并且说:‘天使啊!我男人刚死,是在林子里给树砸死的。我没有姊妹,也没有三姑六婆,没人帮我养孩子。你先别取我的灵魂,让我自己把两个孩子抚养成人!孩子没爹没娘活不成啊!’我听信了她的话,对上帝说:‘我不能取一个产妇的灵魂。’上帝说:‘你去取这产妇的灵魂,以后你会明白三个道理:人心里有什么,什么是人无能为力的,人靠什么活着。等你明白了这三个道理,再回天上来。’我又回去取了那产妇的灵魂。
“两个婴儿从母亲怀里滚到床上,母亲的身体倒下时压坏了一个婴儿的一条腿。我升到这个村子上空,准备把产妇的灵魂交给上帝,但是一阵风吹来,折断了我的翅膀。那灵魂独自到上帝那里去了,我摔到地上,倒在大路旁。”
接着天使说,“当你的妻子将橱柜里仅有的那块面包递到我的手中时,从她的眼神,我想起了上帝的第一句话,‘你会知道人心里有什么’。我明白,人心里有爱。上帝已经开始向我显示他答应向我显示的东西,因此我高兴极了,第一次露出了笑脸。
“我在你们这里住下来,生活了一年。有个人来定做一年不会坏、不开绽、不变形的靴子。我看了他一眼,忽然发现他背后站着我的朋友——死亡天使。只有我看得见这位天使,我认识他,并且知道,在日落以前这个阔佬的灵魂就要被取去。于是我想,这人要给自己预备一年用的东西,却不知道他活不过今夜。我便想起上帝的第二句话:‘你会知道什么是人无能为力的’。
“但是我还不明白人靠什么活着,于是我继续等待上帝向我揭示最后一个道理。第6年来了两个小姑娘和一个妇人,我认出这两个小姑娘,知道她们是怎样活下来的。于是我想,当那位母亲求我为了两个孩子留下她的灵魂时,我听了她的话,以为孩子没爹没娘就没法活下去,结果一个陌生女人把她们抚养大了。当这个女人怜爱别人的孩子而流下泪来的时候,我在她脸上看见了真正的上帝,并且明白了,人靠什么活着。我明白,上帝向我揭示了最后一个道理,并且宽恕了我,所以我笑了。
“我现在明白了,人们活着完全是靠爱。谁生活在爱中,谁的生活里就有上帝,谁心中就有上帝,因为上帝就是爱。”
如果你能熬过冬天最近,移动手机游戏《找你妹》异常火爆,不仅在苹果的AppStore上经常占据iPhone、iPad免费排行榜第一的位置,游戏的百度指数也急速上升。其实,这款游戏非常简单,玩法上类似《大家来找茬》或者《连连看》。但是它不仅具有独特的美术风格、幽默的故事情节、诙谐搞笑的画面,而且包含丰富的游戏模式和道具系统,还有可多人联机、操作简单、易于上手等特点,所以极具传播性。游戏的开发者是一个叫云中游的团队,而张帆就是该公司的CEO。
张帆自小就是一名游戏爱好者,小时候最早开始玩也是玩得最多的游戏就是俄罗斯方块。有朝一日能开发一款畅销好玩的游戏,一直是他的梦想。读大学时他选了游戏专业,曾尝试着做过几款小游戏练手。毕业后进入网易、完美世界等公司任职,同时在业余时间也开发了一些小游戏。
然而,让张帆真正接触到游戏机会的是iOSAppStore的出现。2010年,张帆和自己的合作伙伴利用业余时间用2个月开发了一款iOS游戏。虽然这是一款收费游戏,但是通过限时免费等营销手段,在排行榜上还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这给了张帆很大的信心,他似乎看到梦想的春天就在不远处向自己招手。
于是,他果断地组建了自己的创业团队云中游,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到游戏开发中。因为对游戏的热爱,做游戏的过程也让他感觉很享受。但是,很快的,这些热情就被消耗殆尽。因为,接下来的接连几款产品都惨遭失败。
张帆不仅没看到春天的影子,还一下子跌落到万物凋零的冬天。此时,有人承受不了打击和压力,对这条路产生了质疑,转身离开了。因为对游戏的挚爱,张帆和少数的几个人最终坚持了下来。
接下来的两年,云中游在一个又一个失败的产品中辗转挣扎着,这似乎是个异常寒冷而漫长的冬天。但也正是因为这段时间的蛰伏,让团队得到了磨练,同时也积累了做游戏的丰富知识和经验。历经磨砺的张帆,已经由以前刚进入游戏领域的盲目乐观,发展到现在的已知乐观。他知道前途艰难,也已摸清了市场,更知道了自己的实力。他再次坚信,春天就在不远的未来等着自己。
有一天晚上,张帆躺在床上,一边玩着手机里的俄罗斯方块,一边想着下一款产品的思路。俄罗斯方块用最简单的几个元素成就了游戏史上的一个永恒经典。他想,能不能把这种简单、简洁和变化的设计思想融入到我的产品中来呢?顺着这个思路他又想到了另外两款经典游戏:连连看和找不同。随着这些想法的诞生,张帆脑中一个个需求在迅速的清晰起来:消除、找东西、变化、简洁、简单到不需要新手引导,让人通过本能的反应就知道如何操作的游戏。一个灵感就此诞生。这个构想经过团队的进一步研发和打磨,最终成就了如今的《找你妹》。
这款游戏刚一上市就受到了好评,获得了成功。热酷很快找到了这个团队并且代理了其安卓版本的发行,同时开始利用自己成熟的市场团队来帮助云中游签约更多合作伙伴,扩大游戏的影响力。如今,《找你妹》日活跃用户600多万,激活用户3500多万,游戏下载量5500多万次,月收入数百万元之多。
在一次电视创业类节目中,主持人让张帆谈谈他的成功经验。张帆打了个很形象的比喻:“梦想就像鲜艳夺目的的春天,而现实往往是寒冷彻骨的冬天。很多人失败,不是因为梦想不够清晰,而是因为梦想不够坚定,让梦想冻死了在了冬天。因此,如果你能熬过凄凉的冬天,自然能迎来明媚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