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来茅塞顿开的名言警句

在众多的众人中确切有衣冠禽兽的人,但又有多少个人能辨认出来呢?

古代的人虽然外貌跟野兽有类似之处,但却都有高贵的品格;当初有很多人虽然有一副人的处貌,但他却有野兽个别的内心,又有谁能看出来?

有的人固然面带笑颜,但内心未必友爱,虽然在呜咽,但心坎未必悲伤;名义上套近乎;讲交情;但内心却在打你的主张合计你。

奸邪的人必定手腕乖巧,奸邪的计策必定很隐藏,隐蔽就难以被察觉,灵巧就轻易被信赖。

当君主的只有本人一个人,而凑合他的人却良多,有的人用武力,有的人用善辩的口才,有的人谄媚阿谀,有的人对他进行诈骗,有的人投其所好,所有这些人都凑到一块来围攻君主,竭力自我表示,以求赢得君主的恩宠和高官厚禄。

君主最主要的品德莫过于明察,明察就能够洞悉奸诈,任何邪恶都无奈隐蔽。

毁谤的话听起来很乖巧,谄谀的话听起来很甜蜜,恳切的话老是很坦白,真话往往扼要而朴素无华。

小人奸诈而乖巧,虽然心地不良却表面上假装得很好,所以爱好他的人许多,君子老实而朴实,虽然心肠正派但外表看上去仿佛很陈腐,所以懂得他的人很少。

豺狼能损害人,它的样子容易辩认,所以人们可能防备;小人表面上温顺敦厚,害人时让人无法防范,才豺狼还要毒辣。

有差错而知道悔改的人,依然不失为君子;晓得自己有错误却不矫正的人,只能称他为小人了。

随意许可别人请求的人,往往很少遵守信誉,擅长当而吹嘘别人的人,背地往往说别人的坏话。

小人只居心润饰自己的表面和言行举止,而正人则专心完美自己的思维品德。

君子对待他的上司,一定迎合谄谀;而看待下边的部属,则必定狂妄而加以鄙弃。

君子一类的人,因为道义相同而联合在一起;小人一类的人,由于好处雷同而勾搭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