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马耳山好玩吗

早上11时许,艺术家邵泽、王成国、饶桂姝、王泺宸及其助手,工作小组成员耿群贺、范诗阳和我到达马耳山。这是马耳山艺术计划第一次小规模集体实施。国际劳动节假期,天气晴朗,条风布暖,当我们路过附近的黑牛屯水库时,已经有车停在那里,水库边是一些正在钓鱼的人。但当我们到达艺术家实施的别墅区域时,仍如往日一样荒凉冷清。

邵泽是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学院的在校生,由于在杭州上学,之前并没有机会来马耳山考察,一直是小组成员为其测量与拍摄房间实景照片,邵泽根据不完整的信息远程创作。作为驾驶新手,他开教练车,并有教练陪同而来,目的是将他的装置作品物理部分完成,声音部分后来添加。见到109号别墅后,他发现它比设想中的要小。他将购于公安厅附近警备商店的警戒线胶带拿了出来,胶带却不够黏,幸好我们的小组成员准备了泡沫胶。他将墙面贴了泡沫胶再粘胶带。原计划是将每个墙角都用胶带虚拟地封锁,但由于泡沫胶并不够用,他只能把墙壁上需要胶带处做上记号,改天再粘上。装置的声音部分仍在制作中,其中涉及各种社会议题,这部分将在制作完成后寄回沈阳,由小组成员在实施当天代其放置在画过记号的墙角处。值得一提的是,他特地考虑了现场与非现场的作品差异:在现场中,装置的空间形成声场达到作品感知;而在非现场的展览中,装置的信息需要被即刻读解。因此,在非现场的展览中,他将把警备胶带换成特意定制的、有文字信息的胶带。不过在半开敞的109号别墅中,半个月后胶带很可能要重贴。

邵泽在粘警戒线

邵泽在画需要放置声音设备位置的记号

王成国是以水墨为主要创作媒介的艺术家,工作于北京,也是利用五一假期回到沈阳的机会,来实施自己的方案。他的方案是在74号别墅里睡到自然醒,然后根据梦中的景象进行创作。为了今天能睡着,他已经连续几天睡得很少。他的助手饶桂姝也是计划参与艺术家之一,她这次来除了为王成国的作品做纪录,也为自己的作品做试验,但经过试验后,她很快发现自己之前的方案不可行,需要改换方案。王成果一进入74号别墅,就开始寻找合适的睡觉地点,最后经过一些短暂的试验,他爬上了一楼车库延伸出来的斜坡屋顶,冒着睡不着、做不成梦或在梦中掉下来的风险,决定在更自然的情况下睡觉。于是,他一口气喝完了准备好的黑啤,把被褥搬到了屋顶上,真的睡着了。一个小时之后,他醒来,无梦。因此,他不得不做对方案做出某些改变:回家后仔细沉淀与提取在睡眠中感受到的马耳山的细微声音,将其水墨化。

王成国帮助饶桂姝试验作品可行性

王成国原计划睡觉的位置

睡眠中的王成国

王泺宸是鲁迅美术学院大连校区的在校生,为了实施计划,假期特地从大连来到沈阳。在此之前他曾经改变过方案,认为之前的方案太严肃、太人性,而替换成今天实施的比较轻松的摄影-行为方案为马耳山增添一点黄。他带了一个助手,也是他的摄影男模特。他们带着柠檬若干,柠檬色的拖鞋,柠檬色的雨伞,柠檬色的胶带。由于之前并没机会来考察,他们看错了楼号,把别墅门上原来的102字样,当成了马耳山艺术计划的102号别墅,于是他们将错就错,用76号别墅实施自己作品。模特半裸,观看着窗口的柠檬,在尼德兰绘画般的光感中,王泺宸将它们拍摄。他们稚嫩的面庞,明丽的生活用品,清新的行为,为马耳山荒凉的别墅,增添了一些生机。

拍摄中的王泺宸及模特

实施结束准备回程

另外,当计划工作小组还在纪录前两组艺术家的实施情况时,最后一组的年轻艺术家已实施完毕。为了避免资料遗漏,工作小组只能请求他们部分重复之前的实施过程。诚然,由于该计划是采取非现场呈现方式的公共艺术计划,对最终呈现方式的考虑是必要的。但即使如此,摆拍甚至重演式的纪录方式在其中的合法性是否仍待商榷?无论如何,我们在此感谢这三位实施计划的艺术家,在他们的合作下,工作小组顺利地完成了对他们的访谈。

天很蓝,风特别干冷。

七组艺术家和工作小组在早上九点左右到达鲁美北门。载客的大巴在来时路上故障,中途换车,使出发时间延后了一小时左右。我和负责摄影、摄像的耿群贺、代英伦自驾,先到马耳山。下车后,风刮得更狠,我们直奔艺术家商成祥所在的60号房子。

商成祥是东北地区比较成熟的艺术家,早在工作小组到达之前已经开始实施自己的作品。

他的作品是用木炭条在墙上画出螺旋状的图案,层层叠加,最后在不停的重复中呈现出近乎漆黑的墙面,来表现某种关系的发生,形成进化、直至混沌的过程。

创作到一半的时候,他的木炭条用完了,就索性用自带的炭块在外墙进行创作。由于材料的限制,他的完整作品需要再次补充实施。所以我们未见到作品的全貌。但阳光摸过墙头,钻进房子,让他未完成作品看上去像是用利刃剖开的玫瑰。有种从没见过的颜色在所见的地方扫拖着影子,别有情致。他还准备了炉子烧烤,带着肉香的烟火味儿,也让他的创作过程更添乐趣。

快到中午的时候,我们来到艺术家李蓬非的创作实施地点。李蓬非是鲁迅美术学院摄影系的在读研究生,他的作品是用宣纸在所选的房子中对现有的墙面或物件进行拓印。最终呈现出属于他的一系列人文水墨作品。

他和他的助手先利用红色和黑色的喷漆在55号房子的墙面上进行拓印,又用蓝色的颜料在无顶的砖墙上拓印,让经过时间淘洗的墙面在宣纸上有了一种新的呈现。随后来到42号房子,他的注意力被写字的墙面和地上的碎玻璃吸引。挽起衣袖,用板刷、颜色拓印。动作利落,像是在玩儿,但玩儿的专注而认真。

可能是这种热情让他感觉不到风的硬冷。差不多四个半小时,他成功地完成了四件作品。远处传来了清晰透彻的歌声,是涂陶怡的作品。我并未看见她作品的实施,只是听见。但印象很深。歌声在诉说一种放松和沉实,能衬出属于马耳山的可亲的庄严。是我们在城市里很难找回来的风度。

艺术家张铎来实施作品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他是鲁迅美术学院在读的研究生。他的作品是要在所选房子的外墙上用用白色涂料画上一个停车场和自行车。他给我的感觉是个很独立、主动的艺术家。车停好后,他就穿上了灰色的围裙,很麻利的连接好三段滚刷杆,把手机固定在车窗上进行拍摄、采集。角度和距离都恰到好处。最大的问题是线条被放大后是否垂直和边缘是否整齐。后来也通过反复的调整解决了。停车场部分完成效果很好,但由于时间原因,墙上的自行车没有完成,只能下次补充。他说这是他第一次通过艺术作品来反映当今的社会问题,整个过程中与他的聊天也是聪明而省力的。

我们这一组是最后完成的,返程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多,极累。刚才围满人的地方空了出来,落日很好,我们前面有人在骑马,很潇洒,但最洒脱的是太阳,它普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