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满园狐不归

浮云渐霭,明月流光。雕花门被轻轻打开春色满园狐不归,两个身着青色长裙的小仙娥走了出来春色满园狐不归。轻轻地阖上房门,退到不远处垂首站定,相视一笑却不言语,生怕惊了房中之人。黄花梨制的木窗,珠帘微卷,清清浅浅的月色便透过碧纱照了进去春色满园狐不归。穿过两层水烟纱帐,只见一美丽女子侧卧在软榻上,长睫低垂,眼波流转间倾倒众生;唇角微挑,却是半娇半笑。

春色满园狐不归

作者:九婳文案
1、 一日,花不迟勾着优雅上翘的眼尾,沉吟道:瑟瑟,美色二字,实乃值得细细深思慢慢揣摩。再不然,你我今晚便深入探讨一回,也颇为可行。

2、 又一日,少觅虽不曾言语,却冲她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3、 一尾腹黑别扭的狐狸,一只温柔缺心眼的凤凰,外加众多友情客串的各色仙妖美男。

4、 灼灼桃花三千,却是哪一朵能终成正果?
5、
6、 等我,我要以吾之所有为筹码,将你赢回。
7、 然后呢?

8、 然后便与你一道携手,共览世间繁华你可愿意?

9、 标签: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欢喜冤家 穿越时空
10、 主角:狐九瑟 ┃
11、 配角:花不迟,凤君(少觅) ┃ 其它:各色仙妖

12、 卷一 初始
13、 第 1 章
14、 浮云渐霭,明月流光。

15、 雕花门被轻轻打开,两个身着青色长裙的小仙娥走了出来。轻轻地阖上房门,退到不远处垂首站定,相视一笑却不言语,生怕惊了房中之人。

16、 黄花梨制的木窗,珠帘微卷,清清浅浅的月色便透过碧纱照了进去。

17、 穿过两层水烟纱帐,只见一美丽女子侧卧在软榻上,长睫低垂,眼波流转间倾倒众生;唇角微挑,却是半娇半笑。

18、 屋内正燃着沉水香,青烟自鼎中丝丝飘散,朦胧的烟雾间透着缕缕的香气,几乎连月光都欲沉醉。

19、 却见软榻几步开外的地上,铺着一张厚重且华丽的织云毯。柔软如步入云端的毯中央,斜躺着一个银发男子,宽大的衣衫褪至肩上,内衫大敞,露出一片光洁白皙的肌肤。浸在月色中的银丝,微微散发出动人的光泽。

20、 男子的双眼被锦帕封得严严实实,却依然能准确地找到放置一旁的酒壶,凑到自己唇旁,清亮而醇香的酒便这样缓缓泻入微张的红唇中。喉结因吞咽而上下滚动着,一缕晶莹的液体自唇角滑落,一路摸索着探向深处。

21、 软榻上的女子眸色一暗,一手下意识地抚向微微隆起的腹部,低低道:以色侍人,淫 乱后宫,你可知罪?

22、 男子缓缓叹了口气,右手微曲支起身子,左手白皙纤长的手指顺着右胸胸慢慢下滑,在自己胸前两点殷红处缓缓勾划上一圈,又渐渐地向自己结识的腹部滑去

23、 陛下声音低哑而迷离,充满着挑逗的情 欲。

24、 女子登时倒吸了口冷气,喉中发出咕咚一声巨响,随即便尴尬地轻咳一声,欲掩饰方才的丢脸之举。
25、 陛下还不替我将锦帕摘下么嗯?

26、 低低的一声鼻音,却百转千回,绕肚穿肠,直直将女子仅剩的半分理智消磨地一干二净,眼神骤然痴痴一片。

27、 轻薄的纱袖褪至半臂,露出一截皓腕。一段连珠金鞭自腕下直直刺出,颇有些兴奋地在房中来回打了个转,这才探到男子脑后,缠住松结一边轻轻一拽,锦帕便如秋日落叶般无情地徐徐飘落。

28、 男子抬了抬细长的眼眸,迤逦的眼尾泛出点点蛊惑,极尽妖娆。而微蹙的眉宇之间,也难掩其风流旖旎之态。

29、 女子端坐起身子,双眼直愣愣地看失了魂魄。

30、 男子拢了拢衣衫悠悠起身,朝女子抿嘴一笑,顿时如光照四壁,满室生辉。他迈步走向软榻,潇洒地一甩衣袖在榻旁坐下。

31、 为夫的样貌可是风流倜傥,风华绝代,让瑟瑟直看煞了眼?

32、 女子嘿嘿一笑摸了摸夫君上挑的眼尾,却又蓦地板了脸,伸出白皙小脚往自个儿夫君屁股上一踹,严肃道:下去!下去!男宠怎能与女皇同坐一榻!

33、 男子也不恼,伸手握住她的小脚,指尖在莹白的脚背上轻轻一划,凑过身去,低低道:那陛下也不要与我同睡一榻么,嗯?

34、 女子白嫩的脚趾不由曲了曲,顿时皱巴了脸,开始冥思苦想起来。

35、 男子目光温柔地望了眼女子隆起的腹部,伸手在背后一撩,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本蓝皮书卷,认真道:瑟瑟,其实今日,为夫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要告诉你。

36、 女子眉眼警惕地在男子妖娆的笑容与手中的书卷间来回打转,语调阴测测道:说了今日要依着我玩女皇与男宠的戏码,怎的现在又反悔了?什么更重要的事?我不听!你定是又想诓我!不听!不听!

37、 说罢伸手捂住耳朵,摇头晃脑地念念叨叨。

38、 男子伸手将女子揽入怀中,指着蓝皮书卷上的几个大字,拧起眉头叹息道:瑟瑟真的不想看?这可是为夫花了几年心血,才将你我二人所经历的过往编写成册本想着好留给我们的子孙后代观摩瞻仰,没想到,你竟是不稀罕

39、 女子一听,这才提起了兴致,拿起书卷细细打量了一番,既然如此,先让本上仙瞧上一瞧。啧,这名字起得春色满园狐不归?

40、 唔
41、 这是你写的?何时写的?我怎的一点也不知晓?
42、 为夫以为,瑟瑟向来只在床榻间才会想起为夫。

43、 咳咳既然如此,本上仙倒要好生瞧一瞧,看看你有没有瞎掰,省得被子孙误会,丢了本上仙的颜面。

44、 瑟瑟放心,为夫早在百八年前便去过佛祖座下参禅,立誓从此以后再不打诳语。

45、 咦,夫君你去和那卷发老儿打交道作甚?少与他来往,本上仙就是看不惯他总是端着一副高高在上看透一切的淡定样!

46、 瑟瑟,对佛祖不可无礼。
47、 夫君怕他作甚!不过他座下那几个小沙弥倒长得真真是水灵。嘿嘿
48、

49、 夫君,我觉着咱们明日便去雇几个小仙来,将这书抄上几千份。再寻几个样貌好的小仙去守着南天门,不论何方神仙进出,皆发给他们人手一本,这样才能将你我的事迹流传于各方。夫君觉着我这主意,妙不妙?

50、 这事慢些再说。为夫先问你,难道娘子觉着为夫没有那几个小沙弥来的水灵?

51、 自然不是!等等,等等,夫君,你你老摸我肚子作甚?
52、 娘子莫吵,为夫不过是想与宝宝打个招呼。

53、 夫君嗯你别痒好痒唔嗯

54、 乖娘子,先将那书放一放其实为夫忘了告诉你今日的戏码并非是女皇与男宠,而是叫做男宠也会反抗
55、 夫君你唔

56、 嘘

57、 半垂落的芙蓉锦帐遮住了床上相互交缠的人影,好戏就此落幕。倒映在窗纱上的碧树花影,风吹拂动,而那被丢至一旁的书卷,在微风轻拂间,缓缓地翻开了第一篇页卷

58、
59、 花开了,我守着满园的春色,然而你为何还不归来?
60、 魂不灭,我以世间繁华为筹码,只为留住你匆匆的步伐。

61、 佛曰: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62、 若有来世,雾虚山巅,汨罗宫中,又与谁共?

63、 第 2 章
64、 春分,惊蛰乍起,微雨茫茫。

65、 九重天上,仙雾飘渺,偶有红顶白羽的仙鹤飞过,鹤鸣于九皋。

66、 今日恰逢百花宫主寿辰,因而大开宫门约邀众仙友前往百花宫,观赏这百年才有一次的百花齐绽之景。是以众仙友一下了凌霄殿,便成群结队地急匆匆往百花宫赶去,唯恐错过这百年奇景。

67、 御风行云,不消一会,百花宫前便仙烟鼎沸。

68、 却瞧见一玄衣仙者捋了捋白须,笑得慈眉善眼,开口对一旁的青衣仙者说道:你可知,今日的百花盛会为何如此热闹?

69、 青衣仙者瞅了眼比肩接踵的仙群,诚实地摇了摇头,前几回百花盛会虽也热闹,却也不曾有这般大的阵仗。莫不是西边来了使者?小仙愚钝,还望老哥指点一二。

70、 玄衣仙者呵呵一笑,神情颇为自得。

71、 一旁早有好八卦的仙友凑了过来,笑嘻嘻道:怎的这位仙友不知道?据说今日,龙三殿下嘲风,约了青丘之中的九瑟上仙,来这百花宫中共赏美景。

72、 青衣仙者大吃一惊,莫不是莫不是狐帝的亲侄女,戏称为酒色上仙的那位?

73、 玄衣仙者又捋了捋白须,点头道:不错,正是这位上仙。

74、 青衣仙者随即煞白了脸外加一副沉痛惋惜的模样,这这这三殿下果真是深明大义,牺牲小我保全大我那九瑟上仙的品性真是上至天君下到土地,无神不知无妖不晓,仙根不净!仙根不净呐!

75、 另一个八卦仙友插嘴进来道:不过,这九瑟上仙的相貌却是一等一的标志,也怪不得三殿下会动心。

76、 玄衣仙者不屑地睨了二人一眼,反剪着双手,微扬着下巴道:你们知道什么!三殿下怎会如此没有品味?若不是看在九瑟上仙的娘亲与龙王乃八拜之交的情分上,若不是在龙王的大力施压之下,三殿下怎会愿意走上这一遭?!

77、 众仙茅塞顿开作恍然大悟状原是如此!原是如此!

78、 这般挑起了个头,四周的仙家便纷纷围拢了过来,或是气愤,或是羞涩,或是惊奇,或是疑惑地讨论起那小冤孽自出生至今四千四百四十四年中干过的一桩桩荒唐事来。

79、 而此时,众仙口中议论纷纷的对象,正踏着云彩,一路低着头朝凡间四处张望着,悠哉游哉地向百花宫前行而去。

80、 凡间正是春好时,繁华烂漫。却见一支红杏耐不住寂寥,自墙头探出娇嫩的面容。狐九瑟眯了眯眼,狠狠荡漾了一把: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凡人虽愚钝不堪,却也能吟出几句像样的话来。唔,好诗!好兆头!

81、 又见那厢小弦悠悠,淌出一片清丽的乐声。有佳人面着芙蓉妆,清浅吟唱:如丽娘者,乃可谓之有情人耳。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梦中之情,何必非真,天下岂少梦中之人耶?

82、 狐九瑟顺着曲调哼了几句,绛紫色裙衫随着白皙的指尖左右晃动,面颊莹澈姣美,肤如白玉,眸底光润蕴涵,眨眼抖睫间潋起一片浮光花影。

83、 幽柔的歌声渐渐被抛在身后,她却蹙起秀眉,自语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这情究竟是何物事?竟这般厉害

84、 忽又见百花宫门就在眼前,便将疑问抛掷脑后,扬眉捻开了三分笑意,右颊上瞬时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涡,道不尽地醉人。

85、 青藤制成的宫门处围着一大群仙友,将本就不大的宫门堵了个严严实实。虽不知这一群仙友口沫横飞地在讲些什么,然而放眼望去,只见那嫩绿嫩绿的青藤上竟已结出了一个个小小的花骨朵。

86、 狐九瑟嫌恶地看了一眼,便拐个弯踏着云彩越过花墙而入。她自认此番作为虽不厚道了些,但也还是莫要弄湿这一身新衣裳来的紧要。况且今日走这一回,还是背负着娘亲所派给的重大任务。自然是小心些为妙!

87、 百花宫中果真一派旷世美景,寒梅与粉桃共立,芙蓉与牡丹并存。又有几位俊俏水灵的小花仙袅娜而过,冲仙官们娇妩一笑,撒下一阵香粉。往往此时,这些仙官们便会开始咧嘴傻笑,手中的折扇挥地几乎要断了扇骨。

88、 狐九瑟掸了掸衣裙,滴圆的眼珠在众仙间扫上一扫。

89、 有不知她身份的新近仙官为她美貌折服,面上蹭蹭一红,扭捏着上前抱了拳彬彬有礼道:敢问这位仙姑在何处当差?

90、 狐九瑟亦回他一笑,说:小仙不才,如今在狐帝处当差。

91、 仙官两眼瞬间幻化成蟠桃状,脑中模模糊糊迷茫一片,还未来得及开口邀约,便有仙友将他狠命一拽,冲着狐九瑟赔笑道:舍友鲁莽,冲撞了上仙,还望上仙莫怪!呵呵,上仙莫怪!一边说着,一边将仙官朝远处拖去。

92、 那仙官茫茫然摸不着头脑,被拖出老远,还依稀能听见他呵斥其友之声。

93、 众看官猜得不假,此赏花大会不过是借着百花宫主寿辰的名号,实乃供众仙官仙姑相互了解乃至互生情愫的一场相亲大会。究竟众仙官仙姑是如何暗通款曲,而后携手共赴巫山,此乃题外话,我们暂且不提。

94、 四周瞧着好戏的众仙忙收回了视线,装模作样地观赏起百花来。心中不约而同叹息道:如此良友,实在难得!难得!

95、 狐九瑟眯眼一笑,伸手拽过一旁畏畏缩缩的司命星君,摆着副端端正正的笑脸,脆生生道:司命爷爷,不知您今日有没有见过龙三殿下?

96、 只听得刷地一声响动,望去却是一只小兔仙尴尬地捂着自己的长耳,嘿嘿道:多有打扰!多有打扰!大家继续!大家继续!

97、 狐九瑟悠悠收回目光,又将司命星君深深地望了望。

98、 司命星君听惯了司命老儿这种称呼,乍被她一声司命爷爷惊得回不过神,此时才一个激灵,忙道:方才还瞧见三殿下在牡丹上仙那处,这会子便不清楚了。

99、 狐九瑟转了转眼珠,轻轻一笑,原来三殿下在牡丹姐姐那处,多谢司命爷爷。
100、 众人皆是一抖。

101、 窈窕的身影娉婷而去,姿态万千,步步生花地拐入僻静处。猛地将长裙一掀,一脚搁在大石上,以高频仿若抽搐般抖动着,面含不耐,口中絮絮叨叨:圈圈那个叉叉,装模作样的,累煞本上仙也!真是圈圈那个叉叉那个圈圈那个叉叉

102、 念得正顺溜,蓦地左肩不知被谁轻轻一拍。
103、 狐九瑟头也不回不耐道:哪个黄毛小仙?报上名来!

104、 身后那人默了默,似是犹豫了会,才开口问道:敢问仙姑可是青丘山九瑟上仙?

105、 狐九瑟伸手将那条抽搐的腿压了压,心中已隐隐有了不安。

106、 小仙乃龙王膝下三子,名唤嘲风,敢问仙姑可是嘲风所等之人?背后那个男声温温吞吞,不紧不慢地说道。

107、 狐九瑟默默地放下搁在大石上的脚,理了理裙摆,深吸口气换上一副盈盈笑脸,转过身娇滴滴道:三殿下当真是好眼力,怪不得娘亲把三殿下夸得天上有地下无,小仙如今瞧见三殿下,再是不信也不行了。

108、 龙三殿下眼角一抖,却仍是温和地笑了笑。

109、 不知九瑟上仙适才可是身子有所不适?风度翩翩的男子向来不会让女子难堪,他一席话实乃经过反复斟酌思量才问出口。

110、 狐九瑟谦虚一笑,摆摆手道:误会!误会!小仙适才并非身子不适,而是在参禅。佛祖曾说过,若要参悟禅理,不仅需日夜思量,亦需身体力行。

111、 三殿下沉默半晌,艰难道:上仙所言极是
112、 狐九瑟想来也觉得自己这谎扯得忒大了些,也便干脆闭上嘴不再接话,垂下眼作乖巧腼腆状。

113、 咳上仙平时可有何爱好?三殿下到底是个君子。

114、 狐九瑟伸出手指放于腮旁,抬起天真无辜的眉眼忖了忖,道:平时么小仙闲暇时便爱翻看书籍,近千年来亦尝试着自己编写书册。

115、 三殿下惊了一惊,颇感兴趣地问道:哦?不知是何书册?

116、 狐九瑟转了转眼眸,心下暗道:本上仙游遍四海八荒天上人间,将所见美人一一详细记录在册,便是爹爹与娘亲也不曾让他们知晓,此等机密之事,怎能告知于你?

117、 于是便道:唔不过是将平时有所参悟之理在册中记上一记。

118、 三殿下微微一笑,眉眼如春日和风拂过,今日乃百花宫主寿辰,园中百花齐放,仙姑可愿意与小仙一同去观赏美景?

119、 狐九瑟略略垂了长睫,脸上飞红两片羞涩的淡霞,如此甚好。

120、 三殿下微俯身子,长臂往前一伸作出一个请的姿势。狐九瑟喜滋滋地朝前走了两步,又回过头娇声道:三殿下不必见外,唤小仙瑟瑟便可。

121、 言毕万分娇羞地转回头,欲向前迈步时却不慎一脚踩住了裙角。呜呼哀哉,乐极生悲!幸而三殿下恰时伸出手臂将她往后一带,却是没控制好力道,狐九瑟只觉后背一重竟又要往后倾去。

122、 此番颠来倒去之下,狐九瑟终是在三殿下的臂弯中止住往下倾的趋势。却不想二人过于暧昧的姿势惊了恰巧路过的仙童,那仙童瞪圆大眼愣愣地瞅了二人半晌,蓦地将手中器物一扔,大喊着狂奔而去。

123、 来人呐九瑟上仙调戏龙三殿下啦!来人呐救命啊
124、

125、 待昴日星君交了职急匆匆地赶来之时,百花盛会已将近落幕。众仙友呈鸟兽状散去,只余一帮小花仙整理庭院。

126、 狐九瑟踏着云彩在青丘上空转了一圈又一圈,满脸挣扎。

127、 踉踉跄跄地下了云端,小心翼翼地摸向万窟洞去。她心中既慌张又惊恐,胸口处如有一只仿效精卫的鸟儿一颗颗地往里填着石子,此刻她恨极自己的心窝没有东海这般广阔,只稍稍几粒碎石,便将她压制地喘不过气来。

128、 抬眸一望,脚步一顿。

129、 却见一袭华衣贵妇傲然立在洞口,风鬟雾鬓,面若如蓉,腰若细柳。此时她手握长鞭紧盯着狐九瑟娇娇弱弱纤细身影,朱唇微启,似有千言万语却终狠狠甩了甩长鞭,将一旁的大石击了个粉碎。

130、 娘娘娘亲你听听听我解释狐九瑟哆哆嗦嗦开口,身子却猛地往后一转,逃命去也。
131、 俗话说姜还是老的辣,狐自然还是老的精。

132、 狐娘长鞭朝前一甩又是一卷再往回一扯,狐九瑟便已被牢牢捆住,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定定地立在狐娘的面前。

133、 娘娘娘亲狐九瑟紧张地结结巴巴唤道。

134、 狐娘阴测测一笑,抬了抬艳丽的眼眸,低低问道:老娘今日让你去见龙三殿下,可又是搞砸了?
135、 狐九瑟忙使劲摇头,没没没没有

136、 狐娘冷哼一声,柳眉倒竖:你还想蒙老娘!今日你小姑姑便是从百花宫回来,一瞧见我便又是摇头又是叹息。老娘这才知道,你又给老娘丢尽了老脸!

137、 狐九瑟眼中含着一泡辛酸泪,委委屈屈道:误误误误误误会

138、 狐娘眼中陡然升起两簇烈焰,一甩手将狐九瑟往空中一抛,蓦地收回皮鞭,怒声道:今天不给你个教训,你还真当老娘是病猫!

139、 狐九瑟万分心酸地在半空中变回真身且半蜷成一团,风声呼啸着自耳边窜过,洁白的云彩在她的视线中越发遥远。侧目望见树冠已在一旁,她心存一死之念哀戚地闭上双眸然而下坠的身子突然一顿,稳稳当当地落入一个温热的怀中,毫无半点痛楚。

140、 却闻得一个笑嘻嘻的男声快活地说道:哟,天上掉下个狐妹妹!

141、 第 3 章

142、 来者一身品红色长袍,以冰蚕银丝勾着百花纹样。不过是一般凡间少年的清秀样貌,却堪堪生了双漾着一池春水的桃花眼,嬉笑怒骂间宝光流转,便有万种风情。左眼睑下绘着一朵栩栩如生的曼珠沙华,配着妖娆的眉眼,更是美得不可方物。

143、 狐九瑟心知自己此番有救,将小鼻子小眼委委屈屈地皱成一团,以七分柔弱三分威胁的眼神将他望了一望,便抖着小身子朝他的怀中钻去。

144、 花不迟浅浅一笑,伸手顺了顺狐九瑟滑亮的皮毛,压低声音道:这会子倒装得乖巧,前些日子从我那儿偷去的禁书,瑟瑟打算何时还我?

145、 他口中所指的禁书,便是天君严令制止仙家传阅的凡间情爱书册。仙家虽可结亲以行双修之术,然若执着于俗事污了仙根,则是万万不妥的。

146、 狐九瑟在他怀中哼哼唧唧道:那些书我都还未曾瞧过,待我看完必会还你。如今当务之急是先帮我解决娘亲,救我小命!

147、 花不迟一手捏了她的小嘴,一边笑道:这话可是你说的,我只当你欠我一个人情。

148、 狐九瑟忙不迭地点点脑袋,伸出小舌讨好地在花不迟莹白的指尖上舔了舔。
149、 花不迟面容隐隐一红,悠悠然收回手指。

150、 说话间狐娘已挥着长鞭杀气腾腾地赶到,伸手指着自家的不孝女儿,脑后发髻上的双飞蝶也跟着微颤双翅,欲蹁跹而去。

151、 花不迟抱拳作揖,恭恭敬敬唤道:干娘。

152、 他自幼父母双亡,其母与狐娘金兰结义,是以狐娘将他接至万窟洞中,与狐九瑟一同照养。直至他整满一千岁历经第一个天劫之后,方才在青丘之中另觅了个洞穴,作为自己府邸搬了进去。

153、 狐娘向来疼爱这个干儿子,此刻面容稍缓,却仍怒瞪着狐九瑟,厉声道:还不给老娘下来!

154、 察觉怀中小狐陡地一颤,花不迟低头冲她笑了一笑,复又抬头佯装不解的模样,问道:瑟瑟又犯了何错,惹得干娘这般恼怒?

155、 狐娘将皮鞭往矮树丛中一甩,哗啦啦劈落一大片树叶,树仙们忙朝后蹦跳三步,心有余悸地哆哆嗦嗦搂成一团。

156、 还不是这死丫头,竟敢调戏龙三殿下!老娘我在龙哥面前谎话说尽,才替她求来今日百花盛会上的一次机会!没想到她却死性不改,在众仙面前丢尽了老娘的脸面!真是气煞老娘!气煞老娘!

157、 花不迟似笑非笑地望了狐九瑟一眼,轻哼道:调戏龙三殿下嗯?~

158、 狐九瑟立刻抬起清澈无辜的眼眸,连连喊冤:绝无此事!绝无此事!皆是那班神仙胡言乱语!龙三殿下虽长得斯斯文文,然本上仙见过的美男如过江之鲫,怎会看得上他?!绝无可能!绝无可能呐!

159、 狐娘又气道:她竟然还夸龙三殿下天上有地下无老娘是这么教你的么?嗯?!龙自然天上才有,地下的那是蚯蚓!你个死丫头居然拿龙三殿下和蚯蚓比!

160、 狐九瑟探出脑袋不满地嘟哝:爹爹说蚯蚓又名地龙。
161、 狐娘脸色如大寒之霜,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还敢狡辩!

162、 狐九瑟忙闭了嘴,灰溜溜地往花不迟怀中钻了钻。

163、 花不迟默然,眼前晃过一条黑不溜秋疑似爬虫类物体,又将龙三殿下温文的笑脸与那物体比了比,嘴角不由一抽。沉默良久,才抬眸对狐娘说道:干娘,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不妨让瑟瑟解释清楚,也省得干娘白白动了肝火。

164、 狐娘杏眼圆瞪,气哼哼道:罢了罢了!看在不迟的份上,老娘便听你解释解释。

165、 狐九瑟大喜过望,一溜烟自花不迟怀中蹿下,捻诀幻回了人形。即刻将这事的过往来来回回讲了三遍,且多次重点突出主谓动宾,再三强调实乃龙三殿下搂了她细软的腰肢,而非她调戏良家妇男。

166、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若非要说谁有错,那第一个便是要怪狐娘,因今日这套裙装乃狐娘施法幻出,世间若有娘亲不知晓自家女儿身量的,便也就狐娘一人了。

167、 狐九瑟一番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直直讲得口干舌燥方才停口。

168、 狐娘默不作声半晌,收起长鞭睨了她一眼,一脸悲怆地下了结论:怪我,的确怪我。怪我将女儿生得这般丑陋模样,怪我将女儿教得品行不端,毫无魅力怪我怪我怪我我愧对相公,愧对列祖列宗

169、 感慨罢转身往回走去,背影凄凄凉凉。

170、 那厢狐九瑟早已被花不迟箍住了双臂,紧捂住了嘴,只怒瞪着眼眸,口中发出不甘的唔唔声,眼中利剑嗖嗖朝狐娘的背影飞去。

171、 待狐娘的身形消失在眼前,花不迟方才松了手。

172、 狐九瑟气得上蹿下跳,最后蹲在一旁一片一片地揪着树叶,回眸可怜兮兮地望了花不迟一眼,含着泪道:小花狐狸,娘亲太过分了!

173、 花不迟拂了拂袖口,慢条斯理道:唔,其实干娘说的有七分在理。

174、 狐九瑟恨恨地揪着嫩草,转回头嘀嘀咕咕:就知道这花狐狸和娘亲一个鼻孔出气,天晓得这花狐狸是不是娘亲在外的私生子,改日找太上老君借个前尘后世镜瞧瞧才好!

175、 花不迟站得较远并未听清,心中却也知她定是在编排自己的不是,笑问道:瑟瑟自言自语地说些什么?

176、 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狐九瑟小声嘀咕着,一转过脸却瞬即换上一副泫然欲泣地神情,摸摸肚子道:没什么,就是饿了。

177、 花不迟抿嘴一笑,伸手牵过狐九瑟,二人踏着朵云彩,伴着树仙草仙凄凄惨惨的抽泣声,晃晃悠悠地朝万窟洞方向飞去。一路上,尽是交职归家的仙友们,手中或提了只肥嫩嫩的母鸡,或拎了串水灵灵的仙果,疲色喜色皆有一二。

178、 快至万窟洞时,二人却被拦下。
179、 却是一位狗仙牵着他五百岁适才幻成人形的孩儿挡在了他们面前。

180、 花不迟眸间闪过一丝不耐,脸上却仍挂着笑意,温和地抚了抚小娃的脑袋,冲狗仙笑道:这位仙友可是有事需小仙帮忙?

181、 狗仙憨憨一笑,小仙向来听闻青丘上的不迟上仙文采出众,犬子出生至今还未取名,小仙今日鲁莽,还望上仙赐犬子一个好名。

182、 花不迟笑道:承蒙这位仙友看得起小仙,然小仙不过是徒有虚名,而且自家孩儿的名讳,还是做爹娘的自己取才好。

183、 狗仙听闻,面露遗憾地看了眼自家娃娃。
184、 狐九瑟看着有趣,心中掂量了一番,上前一步笑眯眯道:若是这位仙友不嫌弃,小仙愿代劳。

185、 狗仙这才松了口气,笑眯眯道:不嫌弃!不嫌弃!麻烦这位仙姑了。
186、 花不迟拧眉瞪了她一眼,轻声斥道:瑟瑟,莫要胡闹!

187、 狐九瑟却置若罔闻,有模有样地围着小娃转了个圈,忽又抬头问狗仙道:敢问仙友,你家孩儿是何时出生?

188、 狗仙想了想,道:恰是昴日星君将日头扯出海面之时。

189、 狐九瑟双手一拍,笑道:有了有了。既然他是早晨出生,名字中何不妨带一个日字?且小仙见着凡间多称赞男子为君子,我瞧着这日君二字便颇好。

190、 狗仙反反复复念了两遍,狗日君?狗日君!狗日君这才面露喜色朝狐九瑟拜了一拜,道:此名甚好!小仙谢过仙姑,谢过上仙。

191、 花不迟忙抱拳回了一揖,别过脸藏在宽大的袖后偷笑。

192、 狐九瑟最后望了眼吐着舌头扑哧扑哧喘着气的小娃,一本正经道:仙友不必客气,此乃小仙与不迟上仙对小娃的一点祝福之意,还望小娃日后长大,真如凡人们口中的君子那般才好

193、 狗仙喜滋滋地看了眼自家孩儿,道:犬子日君,定不负二位所望。
194、 花不迟终于忍不住扑哧笑出声。

195、 狐九瑟怜悯地看着开始吸溜口水的小狗仙,眼中一番神色挣扎。

196、 花不迟好不容易板起脸,对狗仙歉然道:小仙与这位仙姑还有急事,便先走一步。

197、 狗仙忙拉着小娃退到一旁,用崇敬的目光将二人望了一望,一边说道:二位走好,二位走好。

198、 花不迟冲狗仙微微颔首,紧紧牵着狐九瑟捻个飞身诀便头也不回地朝前飞去,直直到了万窟洞口,才松了手。

199、 狐九瑟委屈地捏了捏发红的手腕,哼哼道:小花狐狸越发地凶悍了,本上仙也不过是好心而已,何必这般生气!

200、 花不迟捻诀自手中幻出一把纸扇,呼呼地摇着,没好气道:一般小仙怎可自称为君,你这不是害人家么!

201、 狐九瑟不甘示弱,插了腰抬着脸道:有目标方有动力,若我不给他儿子取个这样的名字,那狗仙如何知晓修仙要从娃娃抓起!

202、 花不迟斜乜了她一眼,道:强词夺理。

203、 狐九瑟凑过脸去,噗哧一声笑道:其实你也觉着那名字好笑吧?哼,还装得这般深沉。你我一起长大,本上仙不仅清楚你身上哪儿有颗痣,哪儿最滑溜。连你何时开始看春宫图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思及此处,涎着脸笑眯眯道,不过,小花狐狸倒是将这些秘籍藏得颇好,本上仙将你洞府翻了遍也未曾找到。藏得这么隐秘作甚?小气!不知道好东西要大家伙一起分享么!

204、 花不迟面上陡然噌噌地窜红了一片,一双桃花眼似嗔似怒又似无奈地深深将她凝视一番,方才一甩衣袖摇着扇子风姿蹁跹地朝洞里走去。

205、 狐九瑟却因那目光怔了一怔,摸了摸自己的面颊喃喃道:这小花狐狸,何时拜了电母为师?电光石火的,好生厉害!

206、 且说狐娘教训完狐九瑟之后,满脸悲戚地回了万窟洞,椅子还未坐热,忽又闻得一个噩耗发小玉面狐狸发来帖子,其小女琳琅不日后便要与南襄上仙缔结百年之好,请狐娘一家前去观礼。

207、 想她与玉面狐狸自小比到大,小时比法力,少时比魅力,而后便是比相公。她哪回不是赢得得意洋洋?而如今,要将两家儿女比上一比,她却只觉一阵心酸。想世美名,如今眼见着便要毁在自家女儿手上,想想也不甘心。

208、 于是狐娘自己一人托着下巴思忖了半晌,越想越愤怒,心中的怒火由快要熄灭的星星之火,转而变成熊熊烈火。可除了丢脸又能如何呢?把这个不孝女儿再塞回娘胎里去?这个想法自然是不可行的。

209、 因而她瞧见狐九瑟屁颠颠地跟在花不迟身后入得洞来,怒气骤起,一记长鞭便又甩了出去,咬牙切齿地喝道:你这死丫头,给老娘滚出去!

210、 狐九瑟不明就里,拽着花不迟的衣角,可怜兮兮地望了望饭桌,咂咂嘴道:可是娘亲,我饿

211、 狐娘顿时举鞭掀翻一桌饭菜,哗啦啦啦一桌的盘碟碗筷摔落在地碎成一片,吃吃吃!就知道吃!活了几千年还是个雏,你不羞,为娘都替你害臊!

212、 狐九瑟垂眸谦虚道:女儿知道自己洁身自好,娘亲莫赞。
213、 你你你狐娘哆嗦着一举长鞭,作势便要往狐九瑟身上抽去。

214、 躲在内院许久的狐爹这才磨磨蹭蹭地走了出来,见着这片狼藉故意倒吸了口冷气,慌里慌张地上前握住狐娘执鞭的手,紧张道:怎的怎的?有何紧急情况?可是山那边那只白狐狸又想来抢娘子了?快快快!保护夫人!保护夫人!

215、 狐爹咋咋呼呼地喊着,回头冲狐九瑟使了个眼色。
216、 花不迟见状忙推了把狐九瑟,低声道:干娘怕是真的发火了,你且先出去。

217、 狐九瑟抽了抽嘴角,心中不甚憋屈地走出洞外,仰头望了望高挂半空的皎月,抹了把心酸泪,轻轻巧巧地飞至树端盘腿坐好。怪不得凡人总是羡慕神仙,大抵是凡人挨饿除了吃饭便无他法,然神仙至少还能以吸食日月精华维持灵力。

218、 果然还是做神仙比做凡人来得好些。
219、 编后语:希望您看完了这篇文章,您的生活会越来越好!!!

【忆语】春色满园狐不归 ED《云烟过客》

尘埃扑簌遮满眶
抖落一身疲倦裳
望不穿暮霭幢幢
挥别又一程远方

旧岁的枝漫过窗
陈年的霜埋流亡
经世的路 铺满荒唐 不住凄惶

深山径远秉烛荒
壁仞间云起跌宕
听一场佳人无双
讲一段才子轩昂

不过是云烟过往
茶余清谈的怅惘
无人知子曾痴妄
如今求对面无恙

俗世中静候天光
轮回里诉尽了衷肠
山水无常 满目庭芳

深山径远秉烛荒
壁仞间云起跌宕
听一场佳人无双
讲一段才子轩昂

不过是云烟过往
茶余清谈的怅惘
无人知子曾痴妄
如今求对面无恙

俗世中静候天光
轮回里诉尽了衷肠
山水无常 满目庭芳

指尖的蝶 窈窕成双
是谁告别了流浪
今生的她是否 旧时顾盼神往
还是隔两岸相忘

不过是云烟过往
茶余清谈的怅惘
无人知子曾痴妄
如今求对面无恙

俗世中静候天光
轮回里诉尽了衷肠
山水无常 满目庭芳
红妆蕴藏 曾经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