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已婚的想出轨?出轨的又想回归?

不幸的婚姻比死亡更可怕,更让人难以忍受。可被逼上梁山的女人,从来都是自带盔甲。
美好的爱情,并不只有从一而终。当错误无法弥补,裂缝无法修复时,及时止损,华丽转身,才是最好的选择。
在《我不是潘金莲》中,有人问过一对结婚50年的夫妻,如何守住婚姻?
先生说:忍。
老太太说:错了,是一忍再忍。
或许病入膏肓的婚姻本质上是一样的:一忍再忍,消耗着对方,消磨着自己,凑凑合合过上一辈子。

很多人明明条件不错,也有聪明翻身的本钱。他们也觉得自己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在痛苦的婚姻中辗转反侧。
因为中国婚姻,太多的责任被捆绑在一起。
我同学的妈妈就是这样一个悲剧角色。同学的父亲出轨,和小三生了一个孩子。
同学说:“出轨就算了,那个小杂种竟然当着我的面儿管我爸叫爸爸。”
我不忍告诉她:“孩子是无辜的,他不叫爸爸叫什么?”
我问:你妈妈为什么不离婚?她说,她的母亲是一个传统的女人,为了家人和孩子,她可以承受一辈子的一切。她想给我一个完整的家。
多么耸人听闻的理由,我差点被感动哭了。
为了孩子,为了责任,为了家庭,只为保住这个岌岌可危,名存实亡的“家”。没有丈夫,没有爱,没有欢笑……这样的家,已经不能称为家了。
或许在老人眼里,后半生与其“大张旗鼓”的失败,不如独自舔舐伤口,离婚会让你“丢脸”。
一离婚,七大姑八大姨就会蜂拥而至,急忙问道:
“你为什么离婚?”
“他外面有人了?”
“房子归谁?孩子归谁?”
想了想,头都炸了。算了,丢不掉的话,就先忍一忍,放手吧。
所以,嫁给一个人,就得“忍”。结婚了要忍,生了孩子也要忍!
但如果婚姻的维持总是靠单方面的忍让,那只会是一时的平静。
那些深深的委屈、怨恨和痛苦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像滚雪球一样累积。
现在的人好奇怪,未婚的人遇不到爱情,已婚的人终日宣称自己婚后遇上“真爱”。这个世界怎么了?
欣欣说,她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两个人都克制着,受了很大的苦。如果他们后半生都这样,他们也太委屈了,以后会后悔的。她说她要离婚了,忍了一辈子也太憋屈了。
我问,你有没有孩子,她说有,八岁。
我告诉她,如果你迈出这一步,你一定会后悔的。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尝试一下。我可以保证不会超过一年半。你会发现你只是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错误的人。如果你不跨出那一步,你和他可能永远是朋友,甚至是亲人。
欣欣依旧不放弃。他们在一个单位工作,虽然不在一个部门,但每天都能见面。两人每次对视一眼,眼中都是无尽的缠绵,舍不得分开,还得装作没事人一样各自走开,那种感觉太煎熬了。
欣欣和我说她和那人最后还是没控制住,冲破了底线。但是在一起一年多了,她越来越觉得无聊了,想和他分手,回到家里。男子不同意,还扬言要把两个人的事捅出去,欣欣又生气又后悔,到底该怎么办?
我叹了口气。
如果说爱情是美好的,怎么会在眨眼之间变成奸情呢?
爱上一个人很容易,爱一辈子却不容易。
婚后的爱情难以维系,很快就被柴米油盐压得喘不过气来,变成了最无聊的日常生活。而出轨的激情只是一闪而过的烟花,如果没有婚姻中爱情的支持,将难以持久。
在《金婚》里,蒋雯丽和张国立演了一对夫妻。
刚开始的时候,两人深爱着,婚后繁琐的家务,四个孩子一个接一个的出生,激情迅速消退,两人变得沉闷如水,甚至有些疲惫。
人到了中年,婚姻就进入了疲惫期。老公工作忙,经常忽略妻子的感受。妻子变成了一个整天抱怨的唠叨的中年妇女。此时,丈夫远在他乡,又被年轻女子勾引,精神出轨。

妻子知道后哭得不能自已。后来,丈夫被迫搬回她身边,但两人的关系变得更加僵化,婚姻濒临破裂。
妻子忍受屈辱,照顾生病的婆婆,教育四个孩子,努力影响丈夫。最后,在情感和责任之间,丈夫选择了回归。
终于老了,折腾不动了,两人就变成了刚结婚时的样子。
看完这部电视剧,心里一阵感叹,这样的婚姻,其实是太多婚姻的缩影。
为什么已婚者要出轨,而出轨者要回归?
这是人性的问题。就是爱新厌旧的劣根性。也正因如此,这段婚姻在七年之痒之后,变成了一座围城。里面的人想要找点刺激,怀念兴奋久了的安定。
其实,当我们牵手的时候,谁没有想过一辈子呢?谁不泪流满面,在婚礼上说——无论贫富,疾病或健康,相爱相惜,永不离弃,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然而,走着走着,却忘记了初衷,迷了路。
好在欲望只是本能,克制也是人的本性。
正是因为责任、义务、善意的纽带,不稳定的婚姻才逐渐精致;精致的婚姻更忠诚。
一生,男人有男人的累,女人有女人的苦。不管你受到多大的伤害,都只是因为你的善良,而是那个包容了你所有的恶,再也不离开的人。是最爱你的人,也是你最应该爱的人。
吵吵闹闹,一晃到老。相爱要趁早,不要让你们的生命,留下太多遗憾。
两个人,一辈子,真难。
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