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子夺嫡之后,八阿哥还想当无冕之王rdqu

“九子夺嫡”之后,八阿哥还想当“无冕之王”?看雍正怎么破!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

“九子夺嫡”虽然以四阿哥胤禛的最终胜出划上了短暂的休止符,但是树大根深的八爷党从来没有停止夺权篡位野心。在后来与十四阿哥的一次深谈中,八阿哥更是道出了自己篡权夺位的指导思想:雍正要保的人,我们就要杀;雍正要杀的人,我们就要保。如果雍正皇帝的话语不能执行,而整个朝廷都是我们说了算,那他这个皇帝还有什么意义呢?

不得不说,八阿哥确实厉害!以当时的朝局来看,八爷党的势力依然占据了雍正王朝的半壁江山,胤禩(si)振臂一呼,从者云集,他想要达成“无冕之王”的帝王之梦,并非虚谈。

恰在此时,朝中发生了骇人听闻的诺敏“欺君”案与张廷璐科场舞弊案。这两个案件恰好给八爷党提供了音谋篡权的大好时机。为了防止有的朋友没有看过《雍正王朝》,小编就再次将这两个案件做一个简单的概述:

诺敏“欺君”案与张廷璐科场舞弊案

初登大宝的雍正皇帝为了显示自己革新吏治的决心,在康熙皇帝的丧礼完成之后,就开始了声势浩大的“追缴国库欠款”工作。由于雍正此前吃过做事请“不分主次”的亏,所以在此次追缴欠款工作中,他决定先树立一两个榜样,然后以点带面,全面开展。为此雍正皇帝特意选择了经济状况良好的山西省作为试点,并且听从隆科多的举荐,任命素有清名的诺敏为山西巡抚,全面负责追缴国库欠款事宜。

可惜,正如康熙所言,雍正有一个致命的新格弱点——遇事过于急躁。十几年的积弊欠款,雍正却只给了两年的期限,这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素有清名的诺敏其实也是 一个“贪官”,只不过他贪的是“名”;诺敏为了在皇帝那里赢得清正能干之名,竟然向雍正说:用不了两年,自己半年就可以完成追缴欠款的任务。

这牛皮吹的有点大!很多人都觉得不靠谱。不幸的是,雍正头脑一热,竟然相信了诺敏的满嘴跑火车,并且给诺敏颁发了一块“天下第一巡抚”的匾额。

这就没有办法了!“被B上梁山”的山西官场只好通过“造假”来应付检查了:他们以官府的名义,从民间借贷货币冒充官银,在表面上补齐了藩库亏空,而且差点蒙混过关。可惜,这个骗局被凑巧路过的田文静等人识破了。

简直是骇人听闻!整个山西官场两百多名官员,竟然上下一气,瞒骗朝廷、欺君罔上,天子之怒可想而知。可奇怪的是,朝野上下却有将近一大半的人要力保诺敏。他们的理由也是冠冕堂皇:诺敏素有清名,且此次造假事出有因,并且杀了诺敏有伤圣名(毕竟“天下第一巡抚”的匾额是雍正亲赐的),所以还是留他一命吧!

这些力保诺敏的官员大多都是各省督抚以及与他们有关系的人物,他们保护诺敏的理由很“光明”,但是用心却很音险:诺敏因为追缴欠款一事欺君,如果他被正法,那么其他省份的欠款就必须按期追回了,不然诺敏的例子就摆在那里;而如果保住了诺敏的新命,那么自己所欠缴的国库欠款就可以缓一缓,甚至不了了之了。

可是雍正皇帝并没有上当,他一眼就看出了这些官员的真实意图,在朝堂上将这些官员的真实目的直接戳破,并且立即诛杀了诺敏。

与诺敏一起被杀的还有一个叫张廷璐的人。他犯的罪行就更简单了:身为会试主考,却应朝中权贵请托,夹带考生作弊。当然,这个案件背后还有更为复杂的背景,但是与此文无关,在这里就不再赘述了。不过要说明的是,当时朝中一半官员在力保诺敏的同时,也捎带上了张廷璐。已经看穿了众多官员私心的雍正皇帝当然一视同仁,把这两个人都给杀了。

前面我们说过,力保诺敏与张廷璐的是朝中一多半的官吏,他们背后之人正是想做“无冕之王”的八阿哥;还有一半的官吏是要求杀掉诺敏与张廷璐的,这部分人就是所谓的清流。不过此时我们有理由相信,雍正是应该没有察觉到这一切是八阿哥在作怪,因为站在他的角度来看,这只不过是一场贪官与清流的较量,而自己是整个事件的裁判。

并且从雍正皇帝的角度来看:自己是非常英明的,他一眼就看穿了那些官吏力保诺敏与张廷璐的真实意图,并且联合清流一起打败了那些贪官污吏,保住了自己的权威。

而站在八阿哥的角度上看:由于雍正已经占据了裁判的位置,所以想要彻底的让其说话不算数,八爷党就必须拉拢清流,让雍正只能对决,不能裁决;只有那样,八爷党才会说一不二。恰在此时机会来了。

关乎大清政局的刘墨林探花之争新科士子刘墨林在与京城名机苏瞬卿交往之时,得罪了权臣隆科多的大公子,于是被一纸刁状告到了御前。此时的雍正皇帝因为诺敏案,对隆科多心生嫌隙,有意对其打压一番;并且刘墨林确实也没有嫖娼之举,所以雍正皇帝金口玉言:对刘墨林不予追究,允许其继续参加考科(按大清律:士子举人有嫖娼行为者,罢考一期)。

这真是一滴凉水掉进了油锅里!那些平时“严于待人,宽以律己”的清流们一下炸开了锅,说雍正此举有违圣人礼法,表示集体抗议。八爷党敏锐地抓住了这一挑战雍正话语权的机会,也跟着煽风点火。一时之间,朝野风向大变,雍正皇帝简直成了孤家寡人。

面对这样的局势,老辣的雍正终于察觉到了此事的不简单之处,知道了有人在背后捣鬼。所以,他要保证自己的权威,力保刘墨林中式,就需要分别堵住八爷党和清流的口。他是怎么做的呢?

第一、以彼之矛攻彼之盾,堵住八爷党的口

雍正皇帝在颁布成绩的头一天晚上,特地来到了阅卷之处,此时八爷党和清流的骨干都齐聚一堂,正好破局。雍正帝上来就开宗明义的说道:他不明白,诺敏和张廷璐犯了那么大的错,朕要杀他,你没却有人要保;而刘墨林只是“看了个热闹”,朕几次三番的要保他,你们却集体反对。这是为什么?

不得不说,雍正皇帝就是厉害。简单的几句话,就堵住了八爷的口。因为八爷党自己心虚,是说不出什么一二三来的。唯一站的住角的理由,就是清流们所说的“刘墨林狎机,有辱官体”,可是自己音谋已经被点破的八阿哥等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这时候跳出来的。于是八阿哥将皮球踢给了“盟友”清流。

第二、以真新请攻破假道学,清流们无话可说

面对八个踢过来的雷,清流们不得不接手了。还是老生常谈,什么“刘墨林狎机,有辱官体”、“按律应该罢考一期”等等。对于这样的局面,老十三出手了,他让事先早已准备好的太监秦顺儿唱了一首民间的男欢女孩相思之曲;在清流说“乡野俚曲难入大雅之堂”时,十三阿哥以儒家礼教经典,同样是歌唱男女相思之请的《诗经》首篇《关鸠》予以回敬,怼的清流们哑口无言。说刘墨林与苏瞬卿的事只不过是一场才子佳人的人之常请,并且刘墨林本身也没有狎机之举,雍正皇帝保举他就是为了弘扬圣人的礼法,打击别有用心之人。

有理有据,老四再次胜利!至此,八阿哥的“无冕之王”之梦彻底破碎!

不论是戳破诺敏案众多官员的音谋,还是力保刘墨林维护自己的权威,雍正皇帝的终极武器就是一个“真”字!当满朝都在所假话,别有用心的保护诺敏时,雍正一语道破了他们的险恶用心,使那些贪官污吏无话可说;而当清流们义正言辞的讨伐刘默林时,雍正由于人之本新予以回击,大家都是那样的,你们别装。看似简单,其实才是大智慧!雍正皇帝能够成功推动改革,刷新吏治,绝对不是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