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一架国民党运钞机坠毁,天降横财变天降横祸

支付宝红包口令:733273146 领取红包!前往支付宝首页粘贴搜索就可以领红包,以后每次点搜索栏下面就有搜索记录了,不用每天输入数字和扫码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一架飞临湖南湘西上空的国民党运钞机,神秘坠毁在湘西凤凰县维新乡(今两头羊乡)境内,撒落下白花花的10万银元。这笔天降横财在带给村民狂喜之后,却引发了一场让人意想不到的灾难。

意外之财从天而降

1949年5月24日下午3时许,凤凰县维新乡的上空,出现一架美制国民党军用飞机,它拖着滚滚浓烟,尾部冒着火光。随着一声尖厉刺耳的呼啸声,飞机的右翼折断坠落在一块刚擦了一半秧苗的水田里,吓得正在田地劳作的村民们纷纷四处躲藏。随后,残缺的机头,连着左翼的机身,像一只无头苍蝇,歪歪斜斜地俯冲下来,“轰”的一声巨响,消失在西山的峡谷中,两岸陡峭的峪涧里,顿时冒着一道道浓烟。

飞机的残骸燃烧了20多分钟,火势渐渐小了,村民们方从惊恐中清醒过来,随后纷纷奔向飞机坠落的地方看个究竟。一些胆子较大的村民,慢慢向飞机残骸靠拢。只见飞机残骸周围的树杈上、灌木丛中挂着几只血肉模糊的断肢残腿和一绺绺女人的头发,地上散落着破损的木箱,木箱上依稀印有“中央银行”字样,从破损的木箱里散落出来的是一些白花花的东西。

村民们起初以为是炸要箱,不敢贸然靠近,仔细观察后,才发现这些撒落地下方圆数百米的白花花的圆块,不像是炸要。一个年轻后生最先从灌木丛中拾得一块圆形物,拿起一看,竟是一块光灿灿的银元,他兴奋得高声喊叫起来:“好多光洋啊!快来捡光洋!”

村民们听到叫喊声后蜂拥而至,兴奋地捡拾地上的银元。手脚麻利的村民TUO下衣服当口袋,有的索新TUO下裤子,将裤脚打个结,大把大把地抓起银元往里装。毗邻的兴德乡(今尤角洞)部分村民闻讯也纷纷背着背篓,拿着口袋,赶来争捡银元。

维新乡、兴德乡的村民,漫山遍野,一直持续到深夜,撒落在地面上的银元,基本上被村民们捡光了。还有部分银元仍深陷在地下,因缺乏工具,一时无法取出。就这样,村民多的捡了上千元,少的也有上百元,一共捡走了八九万块银元。有的村民一捡到银元,连夜转移到亲戚家,有的转移到大山深处的悬崖山洞,有的干脆埋藏到自家祖上的坟地里。

翌日清晨,维新乡的地方武装头目欧文章及兴德乡乡长吴有凤闻讯各率抢兵赶赴现场,乡长吴有凤因势单力薄,被欧文章驱赶,悻悻而逃。吴不甘心到口的肥肉让欧文章一个人独吞,一气之下将此事报告给凤凰县“防剿委员会”。第三天,凤凰县城防大队出动人马,将现场团团封锁,收缴了欧文章捡得的银元,并在维新乡、兴德乡雇了二三十人,每人每天发5块银元作为工钱,挖掘陷在泥土里的银元,一直持续了五六天时间,挖得银元万余块。

高空坠机事出有因

这架飞机是国民党中央财务署租用美国陈纳德航空大队的军用运输机,它从广州白云机场起飞,载运的是50箱10万块银元。当年蒋介石为了在西南等地建立反共基地,不惜动用国库重金拉拢收买活动在湘鄂川黔一带的土匪武装,将他们收编为国民党正规军队,以对抗人民解放军。这架军用运输机,是为收编湘西土匪武装运送军饷的,拟在芷江机场着陆。

当时蒋介石对坠机事件大为恼火,下令军统局派人调查。根据调查请况推测,此次坠机事件是由于武装押运官兵趁飞机飞在人烟稀少、林深山高的湘西上空,企图侵吞这笔巨款,开抢色杀财务署押运官员,导致子弹头迸撞溅出火星,引起引擎油路燃烧起火发生爆炸所致。当时机上有正副美国飞行驾驶员各1名,财务署押运官员1名及其家属2名,押运官兵3名,机上共8人全部遇难。据当时目击现场的村民发现,有残脚断腿长着又粗又长的毫MAO,不似国人,像是美籍驾驶员;还发现有女人和小孩的尸体残骸,估计是押运官的亲属。

飞机失事后,国民党政府与湖南省政府多次电话联系,查询丢失银元的追缴请况,却只字未提毙命的美国盟友及自己的同胞。斃命的人员一直无人收尸,任其腐烂。

飞来横祸悄悄降临

正当那些捡得银元的村民,为自己发了一笔横财而沾沾自喜之际,却怎么也想不到一场灾难正悄悄地降临。

5月24日黄昏,运钞专机在湘西失事的消息传到当时驻广州的国民党中央财务署,署长吴嵩庆立即电告湖南省主席程潜,要求派兵赶往失事地点,限令追回丢失的银元。程潜随即电令驻扎在乾城(今吉首市乾州)的湘鄂边区绥靖副司令、沅陵行署主任陈渠珍(号称“湘西王”)追查此事。陈渠珍命令凤凰县“防剿委员会”城防大队大队长余子坤火速率部赶往出事地点,封锁现场。

5月26日凌晨,余子坤率领100余人包围了几个村子,挨家挨户进行搜查,B村民们交出银元,胆小怕事的村民纷纷交出了捡到的银元。但余子坤还是不满意,硬说苗民私藏了大量银元,又派滕久卓率30多人抢,前往兴德乡,坐镇乡公所督办。乡长没办法就B保长,保长B甲长,甲长B老百姓。官府不问青红皂白,规定凡去过现场的,都要交出银元。兴德乡规定每户至少交出80块银元。

在抢杆子威B下,山乡苗寨机飞狗跳,村民们心惊肉跳,人人自危。捡得银元的一五一十交了出来,没有捡得的因经不住严刑拷打,只好变卖家产来还这笔无端之账,实在没有家产可卖的,只好卷起被子外逃。据当地老人回忆,兴德乡因交不出银元外逃他乡的有26户,80多人,近100户村民被B得倾家荡产。这笔从天而降的意外之财,竟成了地地道道的飞来横祸。

凤凰县“防剿委员会”城防大队经过10余天搜查,共计收缴了7万余块银元。余子坤这才率部抬着银元返回凤凰县城。尽管国民党政府和湖南省主席程潜多次致电催问巨款追回请况,都被陈渠珍、余子坤以正在清查为由搪塞敷衍,一直拖了月余。国民党政府也因人民解放军以横扫千军如卷席之势迅速南下而忙于撤退,无暇顾及此事。最终,湘西的地方官员、武装头目、土匪恶霸趁兵荒马乱,私吞了此笔巨款。